首页  »  家庭亂倫 » 亂倫家族-1
本帖最後由 johntss 於 2018-8-31 20:54 編輯

小茜安靜地走進屋子裡,不想去驚醒任何人,因為現在是半夜二點,她剛從一個朋友的生日舞宴回來,然後靜悄悄的走進房間,隨手關上了房門,並點亮房間的燈。她的爺爺奶奶這幾天來她家玩,睡在客廳旁的房間裡,他不想去驚醒他們,她無力地躺在床上,她現在仍然感到性求不滿,因為她的男朋友沒能夠去參加那場宴會。

在舞宴中她就感到慾火難捱,現在她感到必須去把它發洩出來,她起身脫掉了她的衣服,換上了睡衣,她的手慢慢的愛撫,揉捏自己的乳房,她的手指揉搓著自己的乳頭,慢慢的玩弄它們,直到乳頭變硬。慢慢地她的手滑下小腹,到達了渴望已久的陰戶,她分開了自己雪白的大腿,挺起了臀部,用右手的中指,在插入之前先在陰唇上下的愛撫著,嘴巴輕哼出聲。

小茜的陰戶幾乎馬上就濕透了,她的淫水恣意的流下了她的手指,她用自己的左手沾取自己的淫水,慢慢的向後移到了背後,慢慢的插,她的手指進入了她的屁眼,然後插入右手的另外的一隻手指進入了她的陰戶,然後用手指開始同時抽插自己的陰戶和屁眼。就在這時候,小茜的爺爺,已經上完廁所要回自己的寢室,他看到小茜的房門打開了一小縫,燈光仍然是亮著的。

他只是納悶稍微的看了一下,「這麼晚了,她怎麼還沒睡?」,他瞬間目瞪口呆,當他看見那個景像,她的孫女那稚弱的年輕肉體,因手淫而在床上不斷扭曲滾動著,她那渾圓堅挺的乳房,不斷地撞擊她的睡衣,她的手指急速地在大腿之間抽插,因為她的手指,他沒辦法看清她的陰戶,但他可以想像得到她陰戶的火熱。

這情景震撼了他,他的雞巴在內褲裡開始勃起。他告訴自己,他不應該偷看自己的孫女手淫,但他沒辦法,下定決心走開,他小心地把門稍微再打開一點,以便看得更清楚一點,他的手慢慢的伸到自己的內褲裡撫摸雞巴。

小茜注意到了那門被稍微移開一點,但她已經快接近高潮了,她不想去停止。她偷偷的輕掃門縫數次,然後她藉著燈光看清楚,原來那個人是她爺爺!她不禁偷笑:「嗯,如果他真的想看,我就表演給他看吧!」小茜繼續啪啪的用手指猛烈撞擊她的陰戶,愈來愈快,直到她達到高潮,然後無力地倒在床上,乳頭依舊高高的挺起,她調整身體,面對著門,稍微的分開了大腿,如此他的爺爺才能看清楚她的陰戶,以及充滿了大腿內側的了淫水。

休息了一會兒,她起身關上了燈光上床睡覺,然後他聽到了他的爺爺經過了客廳,走進了自己的房間。

隔天,小茜苦等機會去與她的爺爺單獨相處,直到那天下午,機會終於來臨,當她的爺爺走進了他們臨時居住的客房,小茜假裝無所事事的散步,然後走進了房間,然後隨手關了門,並且上鎖。

她的爺爺感到驚訝,但他的眼神一刻也沒有離開她的下腹部,「我只是想到了昨天晚上的事,爺爺,你還記的昨天晚上吧?」

「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

「你當然知道,爺爺,昨晚你偷看我手淫,對吧?我喜歡你偷看我手淫,它使我的陰戶感到火熱潮濕,我今晚會再做,假如你想看到更多的,你今晚會來吧!」

「小茜,你不應該說這種話。」

「為什麼不能?我知道你喜歡的,爺爺。」小茜走向了她爺爺,一隻手輕輕磨擦他的雞巴,一隻手愛撫自己的乳房。

「你不一定要來,假如你不願意的話,但是如果你能來,我會非常高興的,今晚你甚至能進到我的房間,這樣你會看得更清楚。」說完,小茜移開門鎖打開門,走了出去。他的爺爺凝視著她的背影,然後慢慢地坐在床沿,突然小茜轉頭給他一個微笑:「今晚再見囉!」

到了晚上,小茜的爺爺,不能睡地躺在床上,下定決心不要離開房間,但那是多麼痛苦的煎熬啊!在他的腦海裡不能停止想像孫女那赤裸的肉體,當他回想起了前晚的情景,他感到他的雞巴愈來愈硬。不一會兒,他下定決心,他輕聲的起床,離開房間。他現在唯一腦海裡能想到的,只有他自己的孫女,性感的肉體經過了客廳,她看到小茜房間的燈光是亮著的,它們稍許的打開,在客廳能看到燈光,他用輕巧的步伐來到門前,凝視門裡,她看到小茜赤裸的躺在床上,大腿分開,眼睛凝視著房門,去期待他的爺爺到來。

「進來嘛!我正在等你」,他走進了房間,關上了門,「不要忘了鎖上門鎖,我們彼此都不希望有人來打擾我們吧!」他鎖上了房門,走到了床,坐在小茜的旁邊,他的眼睛上下的巡視著小茜的肉體,凝視著她堅挺的乳房、平坦的小腹和長滿陰毛的陰戶。

小茜坐起身,把手伸到了他的兩腿之間,從他的睡褲,貪婪的撫摸他的雞巴,「啊……你已經這樣硬了!」

「小茜,我們不應該做這種事,我的意思是,你是我的孫女。」

「為什麼?為什麼我應該停止這種事?彼此都能享受快樂啊!讓我使你放鬆,或許你就能享受這種快樂。」小茜解開他的睡褲,把它拉下掉落在地上,然後把他的內褲脫掉,用一隻手握住他的雞巴,另一手愛撫著睪丸。「看,這不是感覺很好嗎?」

「喔,小茜,這感覺棒透了!但這是不對的。」

「我猜,這就更不對了?」小茜調皮的笑著,然後用舌頭輕舔他的龜頭,然後含進她的嘴巴,並且輕咬龜頭,在含進整隻雞巴之前,她一面不斷上下地用嘴抽插他的雞巴,一面輕撫他的睪丸。爺爺突然猛喘一口氣,然後呼吸沉重地用他的手指猛烈的拽著她的頭髮,小茜吐出了他的雞巴,然後用舌頭上下輕舔著陰精,然後吸進睪丸,輕舔著他們,然後用她那豐滿的乳房,去夾弄著雞巴。

「爺爺,只要你說你不想繼續,無論何時,我會馬上停止。」

爺爺只是凝視著她,沒辦法說一句話。

「現在讓我們躺在床上,那會是更好的享受。」他躺上床的中央,然後小茜分開自己的大腿,她抓緊了他的雞巴,然後慢慢的蹲下,直到龜頭稍稍的刺穿陰唇,直到整個雞巴進入陰戶裡,一個小小的呻吟聲,從彼此的嘴巴冒出來,小茜抓著她爺爺的手,去放在自己豐滿的乳房上面,當她上下腰部猛幹著雞巴的時候,她的律動愈來愈快,她的爺爺起先拒絕有任何反應,但不久就猛抬臀部,去撞擊孫女的陰戶,雙手也不停地大力揉捏擰弄她的乳房。

他們繼續「啪啪」地猛烈撞擊彼此的肉體,不久,小茜到達了高潮,她趕忙的緊咬自己的嘴唇,以免尖叫出聲,她移動得愈來愈快,撞擊著爺爺的雞巴,不一會兒,他爺爺也達到了高潮,噴射出他的精子,深深的進入她的陰戶裡。

小茜無力的躺在爺爺的胸膛上,兩個人的呼吸仍然是相當的急促,不久,小茜的呼吸慢慢的平穩下來,她溫柔的親吻著爺爺的臉頰:「這不是令人感到相當的快樂嗎?爺爺,你仍然認為我們不應該做這件事嗎?」

小茜下移她的頭到爺爺那萎縮的雞巴上,舔掉爺爺雞巴上自己的愛液和爺爺的精液,然後爺爺回去他的房間。小茜一個人躺在床上,此時她心裡盤算著許多的可能性,她想要跟所有的男性親人,建立一種新的關係。想著想著,然後她慢慢的掉入了睡夢中,一抹微笑浮現在她的臉上。

隔天早上,小茜慢步的走出房間去吃早餐,臉上仍然帶著微笑,她仍然深深地沉浸在昨晚的甜蜜感覺裡。

「小茜,你是最後一個到達餐桌的,這是你的份,我們正在納悶,今天早上你到底什麼時候才會起床?」她媽媽真揶揄的說著,然後放一些食物在她的盤子裡。她的老爸森說道:「親愛的,你昨晚睡得好嗎?」

「令人驚奇的好,老爸。」然後給她爺爺一個神秘的微笑,爺爺也給她一個神秘的微笑,幸好她奶奶沒有注意到。

「嗯,我跟朋友約好去練搖滾樂了。」她的哥哥富來說道,然後很快的吃完食物,把碗筷放到了水槽裡,「我們一會兒再見。」

小茜現在安靜地吃著早餐,她沒有一刻去停止想,關於爺爺、關於她的其他親人,她看著她的父親,看著他濃密的黑髮、雄偉的體格,然後輕搖自己的頭,企圖驅除這些淫蕩的想法,她不能相信,自己正想著要跟父親做愛。

吃晚早餐後,她的爺爺奶奶,要去拜訪她的阿姨安和姨丈志,他們的堂姐和堂哥樵和莉亞,並和他們共渡幾天,然後幾天之後,跟著阿姨蓉、姨丈克新,他們將一起來我家,度過一個家族的聚會。

「爸爸,在你上班的順路途中,能帶我去好友的家嗎?」她按捺不住地想去告訴她的好友,昨晚發生了什麼事。

「當然能,親愛的。」

當每一個人離開家之後,真繼續去清理那些碗筷,把廚房收拾乾淨。當她做完這些事之後,鄰居怯莉走了進來。

「嗨!真,你正在做什麼喔?」

「沒什麼,因為家人都出去了,我把廚房整理一下。」

「你父母還沒回去嗎?」

「他們要去打擾我妹妹他們幾天,幾天後,他們將跟我妹妹他們一起過來。」他們坐在廚房的餐桌閒聊著,放著音樂,並且喝著酒,談論著最新的話題。大約一小時之後,藍克練習完搖滾樂,回到家中。

「嗨!媽。嗨!怯莉小姐。」

「哈囉,藍克,你今天好嗎?」

「好,親愛的。」

「搖滾樂練得如何?」

「沒問題。」

藍克離開了那兩個女人,走進了他自己的房間。

怯莉注視著藍克離開,她喜歡看著他的屁股在牛仔褲裡擺動的感覺。

「我不懂你怎麼能忍耐?」她說著。

「忍耐什麼?」

「跟一個像你兒子如此年輕英俊的小伙子住在一起,而沒有跟他做愛!」

「怯莉!」

「我是認真的,他是雄偉的,我敢打賭,他一定也有一枝巨大的雞巴。」

「怯莉!你知不知道?你正在談論的是我的兒子。」

「我知道,但你從沒幻想過你兒子的雞巴嗎?你老實說!」

「嗯,我承認我偶而有,可以了吧!但這不意味著我會真正的去做這件事。」

「為什麼不真正去做它呢?」

「因為他是我兒子!」真不能相信,她朋友所說出來的話。

「拋掉這層顧忌吧!我敢打賭,你會喜歡的。」

真好氣的說道:「我不曉得你在說些什麼?」

「讓我們一起去他的房間吧!你就知道我在說什麼了。」

「你是發瘋了嗎??」

怯莉邪惡的對著她微笑:「或許,但它一定是非常有趣的,來嘛!」

「放鬆一下!」怯莉拉著真的手臂,推她離開椅子,拉著她上樓,走到藍克的房間,她輕敲藍克的門,不等藍克應聲,就拉著真走了進去。

「藍克,你在忙嗎?」

「沒有,有什麼事嗎?」他看著這兩個女人,臉上有著疑惑的表情。

「我想要讓你媽媽見識某些事情。」怯莉蹲下了膝蓋在藍克的前面,解開他牛仔褲的扣子,然後脫下他的牛仔褲和內褲,藍克只是看著她,不瞭解她要做什麼,怯莉移動她的嘴唇,含著他那萎縮的雞巴,開始舔弄它,並用另一隻手愛撫他的睪丸,然後用另一隻手去愛撫自己的陰戶,藍克的雞巴在她的嘴裡慢慢變硬,變長,而且變得火熱。

怯莉繼續用她的嘴上下狂抽他的雞巴,直到雞巴沾滿了口水,藍克不能相信,他曾經性幻想多次的美麗鄰居,現在真的在給他吹喇叭,而且他的母親從頭到尾在旁邊觀看,他的腦海一片混亂,但最後他決定放鬆自己,並且享受將要發生的事。

怯莉轉頭面向真說:「看這大雞巴,你不能告訴我說,你不想要吸它吧!」

「我不想,真的。」她的話違背了她內心真正的意思,因為現在她的目光正緊緊的黏著在藍克的雞巴上。

怯莉把真拉了過來緊靠著她,然後抓著真的一隻手,去握住藍克的陰莖。真開始慢慢地去套弄她兒子的雞巴,她失神的靠近,然後用嘴去親吻舔兒子的陰莖,然後再用嘴含進龜頭,這時怯莉正在吸吮她兒子的陰囊。

這兩個女人現在正沉醉在放縱的性海裡,他們滾動他們的舌頭圍繞著陰莖,藍克不能相信她的母親正在吸吮她的龜頭,但是他感覺如此的快樂,對於對方是他媽媽的事實,他現在一點也不在意了,馬上,他感覺到快感從睪丸直衝上來。

「喔喔,我要射精了!」

「快射,射你全部的火熱精液。」怯莉高興地說,「快點,兒子,把你的精液射在媽媽身上,快點,寶貝,給我你的精液,讓我嘗嘗看!」

藍克抓緊自己的雞巴,對準兩個女人的臉,噴射出他的陽精在他們的嘴裡和臉上,然後倒塌在床上,呼吸沉重的,臉上帶著滿意的笑容,真和怯莉飢渴地舔著彼此臉上的精液。

「現在遊戲還未結束,藍克,我還要教你更好玩的遊戲。」

「我不能想像,還有比吹喇叭更好玩的了,媽媽,你是在那裡學到如此高明的技巧?」

「喔,我已經練習了太多次了,每當你爸爸需要的時候。」

「嗯,藍克,現在換轉你為我們服務了。」怯莉慢慢地脫掉了真的衣服,然後拉她轉身去面對自己的兒子。

「喔!媽媽,我從不知道你有如此性感的肉體。」藍克伸出他的手,沿著她的臀部然後向上移動,直到到達她的乳房,不斷地揉捏她的乳房,並且把她的乳頭夾在自己的手指之間,不斷地擠壓,然後他的舌頭由她的母親的胸部,開始往下舔,直到雪白的大腿內側,然後用頭擠進了她母親的大腿,臉朝著她母親的陰戶,再輕輕吸吮著陰唇。

「喔喔……啊啊啊……藍克……快快快……喔喔喔……」

當藍克正在忙碌地吸吮他母親的陰戶,輕咬她的陰核時,怯莉脫光了自己的衣服,在旁觀看,突然地,真猛抓兒子的頭髮,並且推他的臉更加的進入她的陰戶。

「喔!我要高潮了……寶貝,舔我!快舔我……啊啊啊……快快快……」

真的肉體不斷地痙攣,她的大腿不斷地發抖著,她的臀部不斷地撞擊著兒子,淫水滴落在床上、滴在藍克的臉上,他仍然不斷地舔著母親的陰戶,並且插入一隻手指去更深入陰戶,去把媽媽的淫水挖弄出來,然後慢慢的轉頭,在他的臉上浮上了一股喜悅的笑容。

「乖孩子,還有媽媽,你們兩個看起來非常的快樂!」怯莉走向了藍克,並且舔乾在他臉上真的淫水。

「寶貝,現在該輪到我了。」怯莉躺上了床。

藍克躺上了床的中央,然後怯莉起身慢慢蹲了下去,用陰戶對準他的臉,藍克分開怯莉的陰部,用他的手指,並且用他的舌插進了怯莉那摺疊的陰唇,她的喉嚨開始發出深沉的嗚咽聲,並且深深的抱緊藍克的頭,以免自己無力的傾倒在床上。

真這時候是正在玩弄藍克的雞巴,使它慢慢的變大,跟剛才一樣的雄壯,她慢慢地降低自己的臀部,首先用龜頭不斷地磨擦自己的陰唇,然後慢慢坐下臀部,去感覺龜頭慢慢地刺穿自己的陰戶。

「喔!寶貝,你的雞巴在我的陰戶裡,我是感覺如此的棒!喔喔喔喔喔……」

「喔!媽咪,你也有一個如此甜美濕潤的陰戶,你的小穴緊夾著我的雞巴,讓我感覺好像在天堂!」

真用臀部慢慢地在兒子的雞巴上下套弄著,漸漸地,好像瘋狂的母馬一樣,狂野地騎乘在兒子的雞巴上,次次猛撞到底。就在這時,怯莉也瘋狂的用她的陰戶不斷地碾磨著藍克的臉,當藍克不斷的深入他的舌頭進入怯莉的陰戶,這時他也不斷輕咬著怯莉的陰核,以至於怯莉不斷哭泣尖叫著:

「寶貝!快射出你的陽精,射在媽媽的浪穴裡,啊啊啊啊……」

終於,藍克那火熱的精液,噴射出來,射在母親紅腫的陰戶裡,把他母親帶向了另一波的高潮。藍克這時把手指插入了怯莉的屁眼,並且一面用牙齒輕咬她那硬挺的陰核,怯莉也馬上達到了高潮,她的淫水流滿了藍克整個臉。

這兩個女人輕輕的離開藍克的身上,發出滿足的歎息聲,然後躺在藍克的身旁輕輕的親吻他那堅實的胸膛,用他們的手愛撫他那萎縮的雞巴。真的手慢慢的來到睪丸,愛憐地輕撫著,不一會兒的時間,藍克的雞巴又硬梆梆的了。

「現在看我的!」怯莉說道,她轉過她的身體,手、頭、和膝蓋緊貼著床鋪。「我想要你幹我的屁眼!」

「樂意之至!」

藍克來到怯莉的背後,當藍克推擠著他的雞巴,慢慢地進入怯莉的屁眼時,她倒抽了一口氣,藍克毫不費力地把它慢慢進入,屁眼包圍著他的雞巴,再慢慢地分開,他開始慢慢的抽插著她的肛門,並且伸出手臂到前面去揉搓她那堅挺的乳房。

真這時候來到了她們下面,用舌頭去輕舔正在性交著的怯莉陰戶、和兒子的雞巴,這時候怯莉稍微的往前移動,到達了真的陰戶,當兒子正在幹怯莉的屁眼時,母親真和怯莉,正在一個69式的性交。

藍克繼續「啪啪」的猛幹著怯莉的屁眼,直到他感覺快射精了,馬上拔出了雞巴,不斷地用手上下的套弄著,然後噴射了怯莉一屁股的精液,真馬上把精液塗抹均勻在怯莉的屁股上,此時他們正在69式的口交。

「藍克,你這幹穴的壞蛋!」她朝著藍克,給他的臉頰一個熱情的親吻,藍克笑了一下,沒有說話,怯莉坐起身來,慢慢地穿著她的衣服。

「我必須要回家了。」然後依依不捨的道別。

「我們必須去保守這個秘密,真,提醒他。」

「藍克,這件事不能對任何人提起喔!嗯?」

「我保證,我會守口如瓶的。」

「嗯,那好,現在穿上你的衣服,然後幫我把房間清理乾淨,免得家人看到我們做過愛的痕跡。」真害羞的說道。

在週末的時候,阿姨安安,和姨丈志遠,還有爺爺奶奶,來到他家,他們將要在這裡逗留好幾天,安安和志遠,他們將住在爺爺和奶奶隔壁的客房裡,他們並且帶來了她們的侄女和侄兒,也就是小茜和藍克的表妹和表弟,樵斧和莉雅,他們的父母,蓉蓉和克新,將在幾天之後來參加這個家族的聚會,他們也都熱切的期盼去見到對方。

樵斧將跟藍克住在同一房間,莉雅將跟小茜分享一個房間,小茜跟藍克都非常的不高興,因為他們都希望去擁有屬於私人的空間:小茜想要繼續跟爺爺做愛,而藍克則時時不能忘記他母親的美妙肉體。

在他們到達後不久,小茜帶著爺爺到一個沒有人的角落裡,

「我現在非常想跟爺爺做愛。」她調皮的說著,然後又說道:「你今晚能到我的房間嗎?」

「那你的表妹要怎麼辦?」

「不用管她啦!」

「不,我不會再做那種事,我上次實在不應該去你的房間的。」

「你放屁!」小茜輕笑著說道,然後慢慢地走開。

那個晚上,小茜和莉雅坐在床上,談論著關於做愛的種種憧憬,每一個人都吹牛說,她的性經驗比對方豐富。最後小茜決定要挫挫對方的氣焰,她告訴莉雅,她已經跟爺爺做過愛。

「我不信!」莉雅說道,

「它是真的,我讓他看見我在手淫,然後我引誘他。在做愛方面,他真的非常棒!」

「你放屁!」

「那是真的!」小茜提高了音調,

「喔,對喔!你能找到一打的男人來到你的房間!」

「你不信?我證明給你看!」

「如何證明?」

「我們來一個賭注,我明天晚上帶爺爺過來,假如我失信了,我找一打男人來陪你,但是如果我做到了,你就必須跟我一起和爺爺性交!」

「你在說什麼?你一定是在開玩笑,別想!」

「你在擔心什麼呢?難道你沒有幻想過,爺爺可能會帶我們多大的快樂嗎?」

「我不知道。」

「你怎麼了?我知道你最愛性愛的冒險遊戲,不要告訴我你是一個懦夫。」

「我不是懦夫!好,你最好確信你能贏得賭注。」

「好!」

隔天,小茜有了跟爺爺單獨相處的機會,她慢慢的靠上了爺爺的肩,用乳頭去磨擦他的背部,並且用自己的手去愛撫他的雞巴。

「我只是想跟你打聲招呼,並且告訴你,今晚我將跟莉雅在房間裡做愛,如果你想去加入我們的話。」

「你跟莉雅?」

「當然,畢竟她是我的表妹,你今晚會去嗎?」

「不,我不會再做這種事,畢竟我們從一開始就不應該做這種事。」

「隨便你怎麼說,爺爺晚上再見囉!」小茜給他一個飛吻,然後走出房間。

到了晚上,小茜和莉雅坐在床上去等待爺爺的到來,莉雅緊張得坐立不安,十分的擔心,或許小茜講的是真的,爺爺今晚將會來;小茜不能十分確定,她爺爺是否會來,她不禁十分的後悔在莉雅面前誇下海口。

「他是不會來的。」莉雅十分得意的說著,

「他一定會來的!為什麼我們現在不找一點事情來做?」

「你想要做什麼?」

「你知道的。」小茜對她邪惡的笑著,然後她起身離開了床,脫掉了她的睡衣和內褲,然後躺在床上。

「你在做什麼?」莉雅懷疑的看著小茜,不能相信她所看到的:小茜用一隻手不斷的揉搓自己的乳房,另一隻手愛撫著自己的陰戶。

「怎麼啦?你從沒跟另一個女人做過這種事嗎?」

「沒有。」

「嗯,我也沒有,但每件事都總有第一次。」小茜跳過去,把她表妹壓倒在床上,用她赤裸的肉體,用手磨擦著表妹的陰戶,用嘴親吻她的嘴唇。

「快點嘛!你不要告訴我說,你從沒跟男人接吻過。」

「好罷!我承認,大概有一兩次。」莉雅對著小茜微笑的說著,然後開始去輕咬她的耳垂,慢慢地移動到了小茜的脖子、然後肩膀,最後到達了乳房,她輕含了一粒乳頭進入嘴裡,

「啊!好棒,你保證你以前從沒做過這種事?」

「真的,我從不曾做過,我猜這是女人的一種本能吧!」然後她的嘴換到另一個乳頭,繼續的吸吮咬弄它們。

「啊啊啊阿……喔喔……我不想要叫你停止,但是我現在必須要去脫光你的衣服,親愛的。」

「好吧!」小茜滾到床的另一邊,莉雅慢慢的坐了起來,脫掉了自己的睡衣,然後小茜脫掉了莉雅的內褲,分開了她的大腿,慢慢的用舌頭撐開她的陰道,輕咬她的陰唇。

當小茜和莉雅是慢慢知道彼此的性感帶時,爺爺正躺在床上努力的說服自己,不要去孫女的房間。最後,他放棄去抵抗這個誘惑,他看看他妻子,確信他已經睡著,然後無聲的起床離開房間,當他經過客廳時,他看到小茜房間的燈光仍然是亮著的,在她的房門之前,他還是躊躇了一會兒。

令他感到震驚的第一個景像是,她的兩個孫女是赤裸的擁抱著,彼此的舌頭是熱情的交纏著,互相用大腿瘋狂地磨擦對方的陰戶,當她們依依不捨地離開對方的嘴唇時,躺在下面的莉雅,看到了站在門邊、正在注視著她們的爺爺。

「啊!爺爺!」小茜轉頭看著她的爺爺。

「嗯,親愛的,把門關上吧!你不想要其他的家人去看到我們吧?」爺爺關上了門,走向了床邊,他的孫女們正並排的躺在床上看著他。莉雅看起來有點緊張,但也為將要發生的事感到有點興奮。

小茜下滑她的臉直到爺爺的腰部,然後分開爺爺的睡袍,把爺爺的雞巴含進自己的嘴裡,莉雅注視他們倆的肉體,她無法置信她所看到的事情。這時小茜走到爺爺的背後,讓爺爺能清楚看到莉雅那新鮮未成熟的肉體,輕輕的解開爺爺睡袍的扣子,讓它經由肩膀,慢慢地滑落到地下,用豐滿的乳房緊挨著爺爺的背部,乳頭上下磨擦著,小穴不斷的碾磨爺爺的屁股。

這時小茜看著莉雅:「為什麼你不過來跟我們一起享樂呢?」

「好的。」莉雅和小茜慢慢的舔著爺爺的雞巴和龜頭,此時他沉重的喘著氣,然後她們一把地把爺爺推倒在床上。當它們繼續進行時,奶奶已驚醒了過來,她轉頭看不見爺爺的人影,猜想他一定是去上廁所,馬上就會回來。

她清醒的躺在床上等著爺爺,但是他一直沒有回來,她決定要去看看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了?她走向了廁所當經過大廳時,她看到小茜房間的燈光仍然是亮著的,她本來不想理會它的,心想年輕女孩總是愛玩,但是現在她聽到一些奇怪的聲響,她本來不想打擾那些女孩們,但難奈好奇心的吸引,她輕輕的把門打開一條小縫,她受到了強烈的打擊,她的老公現在赤裸的躺在床上,小茜正彎曲她的膝蓋,用陰戶猛幹著他的雞巴,而莉雅坐在他的臉上,她的老公正熱情的用舌頭猛刷莉雅的陰戶,那兩個女孩子向前的彎曲身體,去玩弄著彼此的乳房。

現在她非常生氣的想去撞開門,揭發她們的姦情,但是她隨即又想到,家醜不可外揚,如果我這樣做,那兩個女孩子將如何自處?

「難怪這死老頭,最近都不跟我做愛!」她非常生氣地轉頭離開,這時她看到富來房間的燈光仍然是亮著的,她走到了富來房門前猶豫地想:「我是不是該把這情形向他說?」然後她輕敲他的門走了進去。

富來是坐在床上,而樵斧是坐在地上他的睡袋裡,身上只穿了一條內褲,當她進來時,他們中斷了談話注視著她。

「奶奶,這麼晚了,有什麼事嗎?」富來說。

「關於某些事,我想聽聽你們這些孩子們一些意見。」然後奶奶脫掉了她的睡衣,赤裸的站在兩個孩子的面前,對於她們奶奶這麼唐突的舉動,這兩個孩子被嚇到了不能說出任何話。

「我只是想知道,你們對於我的身體感覺如何?當然,我知道我不能跟你們那些可愛的小女朋友相比,我只是想要你們誠實的告訴我,我身上有哪些地方可以吸引你們男人?」

「奶……奶奶……」樵斧結結巴巴的說:「你……你……怎麼能夠這樣問我們呢?」另一方面,富來是貪婪的看著她奶奶的肉體,他納悶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事,奶奶會在她們的孫子面前脫光衣服,但是他真的一點也不在意,他正在想著,如何能佔她的便宜?她還未到六十歲,她有一個非常好的身材,她現在仍然每天規律的做著有氧舞蹈,她的肌肉仍然相當的有彈性,乳房也只有稍微的下垂,一個稍微大的奶頭點綴在乳房上面,乳房稍稍的傾斜。他仔細的看著她的臀部,仍然是如此的高聳。

「嗯,她看起來是相當的可口美味的。」富來正想如此的告訴她奶奶。

富來向前走向她:「我認為你仍然是相當的有魅力的。」富來用一隻手撫摸她的乳房,一隻手下移到她的腰部,輕輕的磨擦她的屁股。

奶奶對於富來這樣的舉動,感到手足無措,幾乎自然反應的想去推開他,但她想:「畢竟自己的肉體還是有魅力的,老頭子能,為什麼我不能?」

心裡存著報復的想法,於是她把手伸入了富來的內褲,去按摩他的雞巴,用手掌包圍著睪丸,手指輕推著陰莖,富來輕哼出聲,用一隻手抓住了她的奶子,然後兩隻手用力地猛捏到乳頭突出,再用牙齒去猛拉她的乳頭。

「啊啊啊啊……喔喔喔……耶耶耶……啊啊……」

樵斧只是坐在那裡,看著表哥和奶奶如此激烈的呻吟喘氣,奶奶脫下了富來的內褲,用嘴吸入了他那已經硬挺的雞巴。

「呼呼呼……啊啊,奶奶……喔……你好厲害,如此溫暖的嘴吸吮我的雞巴,喔喔……」

奶奶微笑地說:「我是老經驗了,我會讓你更舒服的。」接著用一隻手不斷地輕拍著睪丸,一隻手輕拉著他的屁股,富來感覺自己是如此的爽而且硬。

接著奶奶轉頭看著樵斧說了:「樵斧,你為什麼不過來一起享樂呢?」

「我……我不能,我真的……真的……不敢相信,你們倆竟能做這種事天啊!富來!她是我們的奶奶啊!」

「你說得對!但我怎麼能這麼吝嗇,不把最好的東西給我的孫兒呢?」

樵斧只是坐在那裡,不知該怎麼說,又無力去阻止他們。

接著,奶奶坐了過來,把樵斧萎縮的雞巴拉出內褲,靜靜地,她用她那美好的嘴唇整個含住肉塊,並且用舌尖舔弄她嘴巴裡的馬眼,當感覺嘴裡的雞巴慢慢膨脹時,她笑了。富來可不想一人在旁邊看戲,慢慢的走到奶奶背後,伸出手指沿著屁股到達陰唇,並用舌吸吮著屁眼。

當這三人正彼此互相玩弄時,爺爺正是忙碌地在跟兩個孫女做愛,小茜繼續瘋狂的騎著她爺爺,爺爺的嘴正在咬著弄莉雅的小穴,他正拚命的把舌頭插入莉雅那紅腫充血的陰唇,吃喝著從那折疊的陰唇所流出來的浪水,殘忍的用嘴唇緊壓那可憐的陰戶。

「啊啊啊啊……我不行啦!喔喔喔喔喔……快……啊,我忍不住了!」淫水流滿了爺爺整個臉,小茜向前伏下身體,兩個女人津津有味的吃著爺爺臉上莉雅的陰精。

「嗯嗯,好棒啊!我還要更多,而且是最新鮮的。」

「好吧!」小茜羞澀的笑著。

「可是我也要你的。」

「好!」小茜離開爺爺的身體,躺在床上,莉雅用粉紅的小舌頭撥開小茜那細柔的陰毛,輕舔著那可愛的陰戶,爺爺心想:「怎麼能把我冷落在一旁呢?」很快地向前用手把莉雅那清秀的小臉板離小茜的大腿,把自己那八九吋長的大雞巴,插入她那櫻桃小口,那雞巴馬上就深深的撐開莉雅的小嘴,整隻雞巴很快就消失在這小妖精的嘴裡。

小茜馬上調轉身子去含進爺爺那烏黑摺疊的陰囊,還有那在莉雅鮮紅小嘴帶著發亮口水抽出插入的巨大雞巴。不久,小茜熱情地跟莉雅親吻著,而四片唇肉跟舌頭中間,有爺爺的雞巴正在做著活塞運動,莉雅和小茜更彼此用纖纖玉指,插入彼此尚未完全發育的小陰戶裡。三人性交淫蕩的進行著,肉體扭曲,秀髮散亂,臉上身上,流下了大量的汗水,但彼此都強忍著自己,不敢尖叫出聲,沉重的呼聲,狂亂的呻吟,此起彼落在她們之間啊!

「我快不行了!」爺爺按緊孫女的頭,下腹怦怦的撞擊孫女的頭,睪丸不斷的打擊著他們的下巴……

「啊!」一聲強忍的怒吼,射出了大量的精子,小茜和莉雅滿足的吞下了這些精液。當抽出雞巴時,一條白色的精液,從她們的嘴巴流了下來,然後「砰」的一聲直接倒在床上,這兩個小妖精繼續的熱吻著,糾纏著舌頭,這兩表姊妹最後依依不捨地離開對方的嘴唇,轉頭對著爺爺邪惡的微笑,如小貓似的緊偎在他身旁,親吻著他的胸膛。

「嗯,乖孫女們,可以了吧!我現在最好趕快回去,免得你們奶奶發現。」

小茜吻著他的龜頭,淘氣的對著雞巴說說道:「小弟弟,我們的小妹妹隨時為你而開。」莉雅不捨地愛撫著爺爺的睪丸,用小女孩期盼的眼神說著:「爺爺,你明晚會再過來嗎?」

「拜託,我想可能吧!」爺爺穿上了衣服走出了房門,他走回了自己房間,但卻發現奶奶不在床上,他想了一下:「現在最好趕快裝睡,明天能找出一個最好的藉口,為什麼這麼晚,自己會不在床上。」

富來和樵斧現在正坐在奶奶的兩邊,每人的嘴裡都含取著一顆奶頭輕咬著。

這時富來慢慢滑動他那粗壯的手臂,經過奶奶平坦的小腹,到達她那長滿黑亮濃密陰毛的陰戶、高高突起的陰阜,然後分開陰唇,用手指在內部探險著,輕插中指進去那火熱滑膩的陰戶裡。

「啊啊啊啊!……」奶奶火熱地呻吟著,後背拱起,不斷用小穴去撞擊著孫兒的手。

「喔……喔……富來……我要你用你那粗壯的雞巴欺負我,幹爛我這淫蕩貨!啊啊啊啊……快!……快!……」

富來傲笑著,用手扶住自己那八九吋長、粗壯黑亮的雞巴,紫黑色的龜頭慢慢的磨擦著奶奶流出絲絲淫水的陰唇,強壯的雞巴慢慢的撐開陰唇,因為有淫水的潤滑,雞巴很輕易地就刺了進去,當富來刺入雞巴時,樵斧兩手掌猛力地抓住奶奶肥美的乳房根部,用雞巴在猛烈地上下抽插著,每當樵斧從乳房插入時,奶奶就抬起她的頭把龜頭含進嘴裡,當抽出奶奶嘴巴時,又發出了「啵」的聲響,非常快地,奶奶就達到了高潮。

「喔……喔……啊……啊……啊……嗚……嗚……嗚嗚……我不行啦!……啊啊啊……我要出來了!……」奶奶狂亂地呻吟、尖叫著,最後整個身體在孫兒的雞巴攻擊下,不斷地痙攣著。

這時富來跟樵斧仍然繼續幹著她的小穴和乳房,奶奶的小穴裡不斷的痙攣,緊咬著他的雞巴底部,一股冷顫衝上了他的身體,他感覺自己要射精了。

「啊啊啊……你這吃雞巴的小浪貨,我要幹爛你,喔喔喔喔……啊……我不行了!……」他馬上拔出了自己的雞巴,插入奶奶的嘴裡。

「啊啊啊……奶奶,你這浪貨……快把它吞下去!」猛烈地用雞巴「啪啪啪」地幹著她的臉,然後奶奶用手套弄著他們的雞巴,輪流用嘴吸他們的雞巴和睪丸,他們感到強烈的刺激。

不久,「啊……啊……啊……嗚……嗚嗚……」樵斧射出他的精子在奶奶的嘴裡,然後是富來。奶奶把它們全部吞下了肚子裡,更津津有味的把流下嘴角和下巴的陽精推進嘴裡。

「現在,我的乖孫子,你們知道如何去愉悅女孩子了吧?」

「喔,奶奶!這次是最佳的示範了!」富來親吻著奶奶的臉頰,疑惑的問道:「今晚有什麼事情刺激了你嗎?」

「沒什麼?難道女人不能有一點小小的秘密嗎?」奶奶微笑著。

「奶奶,你以後還會來嗎?」樵斧問道。

「或許吧?」她輕吻他們的龜頭,然後穿上衣服起身離開。

「明天早上再見了!」奶奶回到了房間。

「哼!已經睡了嗎?我想那兩個女孩子已經把你炸乾了!」

爺爺立刻跳了起來:「你怎麼知道?」

「我看到你跟自己的孫女性交,所以我也去找了自己的孫子做了同樣的事!」

「你說什麼?」

「假如你能做這樣的事,為什麼我不能?」

「你說真的?你真的跟富來和樵斧做愛?他媽的!今晚我睡不著了……我猜,像這樣熱烈的做愛,我們已經很久不曾有過了。」

「我猜是的!我想我們必須去找一些新的東西,來重新刺激我們的性趣。」

「你的意思是?……」

「今晚你帶我去看看你們的做愛場面……」

「你在開玩笑!」

「不行嗎?難道你怕我比你行,會帶給女孩子們更大的快樂嗎?」

「好吧,好吧,親愛的!假如你想這麼做的話!」

然後他們舒服的躺在床上,回想今晚美好的回憶,並期待明天的到來。

隔天下午,姨丈志遠舒服地躺在庭院上曬著太陽,對面的怯莉也走出了房門,躺在草皮上曬著太陽,並且穿著很短的迷你裙。大約半小時之後,怯莉起身,突然看到籬笆外的志遠。

「你好!我是怯莉。」她打著招呼,臉上帶著害羞的微笑。

「你好,我是志遠,我太太安安,是真的妹妹。」

「真高興見到你,沒想到真有這麼一個英俊的親戚,竟然不告訴我!」

「怎樣?……要不要過來聊聊天?」

「好啊!」

志遠走進了她家,暗中的看著她的臀部,「多麼棒的一個屁股啊!」他暗中激賞著。當怯莉一面走著,一面脫光了自己的上衣,她那渾圓堅挺的乳房,瞧得志遠眼睛一亮!當她看到志遠凝視著她的乳房時,她愛嬌地輕輕的用手指擰轉自己的乳頭。

「你想要喝一點飲料嗎?還是更好的?」

志遠結結巴巴的說道:「你知道,我已經結婚了,我不應該再做這種事。」

「為什麼不可以呢?我也是一個結過婚的女人了。你還有其它的理由嗎?你確信真的不要?」然後慢慢朝著他脫下自己的內褲……

志遠凝視著她那伏貼在陰戶上的陰毛,看著她那稍微分開的大腿,然後她沿著陰唇慢慢地插入自己的中指,一面走向志遠,親吻著他的脖子,隔著褲子撫摸他的雞巴。

自從看到她的裸體之後,志遠就已經覺得自己的雞巴硬挺得非常難受了。怯莉慢慢地走向他,蹲了下來,脫掉了他的內褲,然後開始吸吮他的雞巴。志遠猶豫地想著,他是否應該馬上就離開她轉頭離開。

但剛剛跟所想相反,他慢慢的脫掉了自己的上衣,這時怯莉離開了他的雞巴轉而攻擊他的睪丸……

「喔……我受不了了……浪貨……快起來!」他扶起了她的肩膀。「夠了……夠了……我現在要開始玩弄你的小穴了!」

「好棒……」她躺下沙發,用雙手握住了自己膝蓋大力的分開高高的舉起,就這樣的把陰戶暴露在空氣中……

這時有一個完全地不引人注意的敲門聲響起。然後這門慢慢地打開清潔工人進入這間房屋。他正要大聲呼喚是否有人在家時,看見了他們在這二張躺椅上時,悄然地他走到一個角落偷看,這時怯莉正滿意的的推開志遠離開她的?

「我現在要你的雞巴插入我的小穴。」

「我要你幹我。」正當志遠站起時,怯莉轉頭看見了清潔工人靠牆站立打著手槍。沒有開腔她只是靜靜看他,這時志遠的雞巴插進入她的小穴,抽戳進出用一個慢的、穩定的節奏。

她用腿夾緊志遠的腰部並以手指招呼清潔工人過來。他走到這躺椅的背面,並且一面走一面脫光衣服。

當走到這張躺椅前時,志遠看著他,這清潔工人也看著志遠。

怯莉只是滑動清潔工人的雞巴進入她的嘴,捲動她的舌頭圍繞著陰莖。

「嗨!我是大衛。我是這屋子的清潔工人。」

「你好!我是志遠。我最近來拜訪隔壁親戚。我想你和怯莉之前已經做過愛了吧!」

「我一月一次清潔這房子,但是怯莉需要時我就會馬上來。這是頭一次我還未到,她就跟另外的傢伙做愛。」

「你不介意?」當他們聊天時志遠繼續進出攻擊怯莉的小穴。

怯莉一點也不在意他們的對談,繼續舔吮和吸弄大衛的雞巴。馬上的,怯莉達到了她的第一次激烈的高潮,她的愛液流下志遠的小腹。這時怯莉看著這二人微笑著,她的白白的牙齒發出了反光。

「真舒服啊!」

「現在我要您二位同時幹我。」

大衛給她一個微笑。

「誰想插屁眼呢?嗯,今天志遠已經幹過我的陰戶,我想輪到你了。志遠,你會介意玩弄我的屁眼嗎?」

「不,一點也不介意。我會喜愛去射精在你的的屁眼的。」

志遠和怯莉下來到了地下,這時大衛已經在地下躺好了。怯莉跨坐他的腰部,慢慢地滑下他的雞巴。馬上的身體向前趴下,大衛立刻抓一個奶子進入他的嘴,撫弄另外一個,然後至遠在屁眼裡插入他的雞巴。

這二個人同步的攻擊怯莉的二個洞穴。怯莉大聲呻吟著,滑動她的手沿著大衛堅固的,寬闊的胸部,用手指捲曲他的胸毛。

「天啊!快幹我……幹我,你們二個。我……喔……我受不了了……喔喔喔喔喔……」

怯莉馬上達到了高潮,扭轉身體並且猛撞這二個男人。

這導致他們越來越快速的快速推戳,猛幹著她,愈來愈硬、愈來愈快。他們能感覺他們自己也達到激烈的高潮。

當怯莉是徹底地被這二人猛幹時,安安在房屋四周,正在尋找她的丈夫。

她敲著怯莉的大門並且朝向窗裡去看自己丈夫是否在那裡,這時安安被眼前情景震撼著。她站立睜大眼睛,不相信的凝視著。

她看到,志遠正從這女人的屁眼拔出他的雞巴並且精液射滿了女人的臀部。

「太過分了!」

這時大衛也滿意離開怯莉,呼吸沉重的躺在躺椅上,然後怯莉整個人躺上了大衛用乳房磨憎著他的胸膛。伸出手愛撫他們倆的臉頰,侃侃微笑的說:

「你們太讓我滿意了。志遠你要常常來看我喔!」

「OK!但,我現最好回去,以免我老婆找不到我。」

「你必須馬上回去?」

「我恐怕是如此了。我相信沒有我,你們二個也能做得很好。」

「喔……好吧!」

不久大衛的雞巴又慢慢的堅硬起來。當怯莉吻致遠的臉頰並愛撫他的雞巴時,大衛只是笑著。志遠不久起身穿衣服離開。

安安哭喊著跑回了自己屋子,她不能相信志遠會去幹另外的女人。

她坐在廚房,頭深深的埋在手臂裡哭泣著。當真走過廚房時,她是被她的妹妹的情形嚇了一跳。

「怎麼了?安安?」

「是……是……是志遠。」

「志遠怎麼了?」

「我剛剛看見了他隔壁,跟一個婊子在做愛!」

「喔,那是怯莉。她本來就是一個爛貨。」

「當然你知道的,現在只是一個辦法可以馬上報復他。」

「你的意思是……?」

「是他傷害你在先的,而且我知道有不錯的男人。」

「是誰呢?」

「富來。」

「你的兒子富來?」

「對啊!相信我,他有一支非常巨大的雞巴。」

「拜託!你現在正在談論的是你的兒子啊!姊姊。」

「我知道……我知道。」

「你該不會……真的……真的已經……」

「已經怎樣了呢?」

「已經跟他交媾了吧!」

「事實上我已經跟他性交過了,而且他是令人難以置信的大。來嘛!妹妹,你會喜歡的。相信我,你外甥的雞巴一定能取悅你的。」

「姐,我真的不能。」

「你不用再跟我爭辯了,我會安排好每件事的。」

真馬上就去找兒子富來商量。

他一點也不反對跟自己的阿姨性交。他早就想幹他阿姨了,只是一直找不到機會。當然他更不介意一起幹阿姨跟媽媽。

「我們明天下午必須去支開大家。」

真告訴兒子她的計劃,他們現在在一起計劃每個細節。

明天志遠將跟森在他的辦公室度過一天,祖母和爺爺將去逛街,小茜和莉雅也將去shopping,唯一剩下的難題是樵斧。

「我們要如何支開樵斧呢?」真詢問兒子的意見。

「何不讓他加入我們呢?我們來個四人小組的亂交吧!」

「太棒了!為什麼我沒有想到這個呢?你認為樵斧會同意嗎?」

「不用擔心,我會說服他的。明天下午你只要跟阿姨在你的房間裡等我們就行了。我們會乖乖的坐在那裡等你們的。」

當夜,富來和樵斧一直等到很晚,希望他們的奶奶會再來敲他們的門。他們不知道,奶奶她是正跟爺爺在孫女的房間激烈的性交著。

對於奶奶沒來的事,樵斧非常的失望。

「今晚,我是真的盼望去猛幹奶奶她的小陰戶。」

「喔,你不要失望。」富來安慰他。

「我已經安排好一些的小浪貨,在明天等著我們上她們。」

「真的嗎?」樵斧眼睛一亮。

「是誰呢?真令人期盼。」

「你只必須靜靜的等待明天的到來就是了。」

奶奶,這時是正跟隨她的丈夫進入了小茜和莉雅的房間。爺爺現在是緊張的帶著奶奶,但他知道她沒法子拒絕奶奶。

他們離開他們的臥室,進入了女孩子門的房間。當那些女孩見奶奶進來時,他們的微笑迅速地微消失,睜大眼睛凝視著奶奶,害怕的要死,不知她將說什麼。然後驚恐轉變為懼怕,當她們看見她關而且鎖上了門。

這時奶奶坐在小茜的旁邊,伸出手愛撫小茜睡衣下的一個乳房。

「今晚,你們不介意我加入你們吧!我不要你爺爺獨享。」

奶奶靠了過來吻著小茜的脖子,然後開始細咬在她的耳朵,手繼續按摩著小茜胸部。

小茜和莉雅終於放心了,然後她也開始,擠壓奶奶的乳頭。

爺爺,他已經靜靜的脫掉他的睡衣,坐在莉雅身旁,分開莉雅她的腿。這時小茜和奶奶也脫光了彼此的衣服,然後馬上彼此熱吻和撫弄著。

「天啊!奶奶,沒想到你的身材這麼棒!」

祖母微笑著。

「你也相當不錯,親愛的。現在讓我吃吃你那甜美的小陰戶吧!」

「好。」

奶奶躺了下去,然後小茜用陰戶成69式坐上了奶奶的臉。他們互相的舔和吸取對方的陰戶。當他們繼續進行時,爺爺正在脫莉雅的睡衣。

這時奶奶有了第一次高潮,悲啼和扭轉身體在小茜舌頭之下。同樣地她埋葬她的臉於小茜的陰戶,推她的舌頭更深更深的進入小茜的陰戶,直到小茜也達到了第一次高潮。

然後小茜爬離開了奶奶,轉而親吻著莉雅。

不久,爺爺也在孫女莉雅的小陰戶裡射精,拔出了自己的雞巴,躺在床上急喘著。

小茜和奶奶毫不浪費時間的馬上分開莉雅粉白的大腿,舔和吸爺爺射在莉雅陰戶裡的精液。

一會兒莉雅也達到了高潮。

然後奶奶馬上轉移目標去吸吮爺爺那萎縮不振的陰莖。

「孩子們,看起來你爺爺不行啦!我想我們沒有他也能繼續的。」

這三個女人滾在一起繼續:吻,舔,吸,放縱的用手指抽插彼此的陰戶。馬上地,這三個女人又達到了高潮,不久祖母和爺爺拿起他們的衣服離開房間。

隔天真耐心的等待,家庭的每一個成員離開家,然後她把安安帶進了自己的房間。

安安是盤著腿坐在床上,手摺疊放在她的膝蓋上。

她看起來非常的緊張:「我實在不能做這種事。」

真微笑的坐在她旁邊:「親愛的妹妹,你不必擔心。相信我。現在讓我們準備好去迎接這二個男孩吧!」

二十分鐘後,當富來和樵斧走進媽媽的房間時,這二個女人是肩並肩赤裸的坐在一起。

安安看起來還是非常的緊張,但是真則是一副輕鬆的樣子。

當富來看見媽媽和阿姨赤裸的坐在那裡,他笑了。

「該死!富來你帶我來這裡做什麼?」樵斧驚慌的問道。

「我不是告訴你我們要去幹二個漂亮的女人嗎?難道這不是嗎?你不能否認,媽媽和阿姨不是兩個漂亮的女人吧!」

富來走到了床旁親吻他媽媽。然後他轉移目標到阿姨安安的身上,沒有說一句話,他愛撫她的胸部,擠壓乳頭在他的拇指和食指之間。

安安沒有任何反應,但也沒推開他。而樵斧是仍然站立在門口,雖然他已經跟奶奶性交過了,但他的內心仍然無法安心的跟自己的親人性交,即使是阿姨真及安安這樣的性感尤物。

他只是呆呆的地站立那裡,這時真只好起床走向他。

反觀另一隊,富來已經用嘴吸進了安安粉紅的乳頭,並且滑他的手沿著她平滑的小腹一直下移。他能感覺阿姨的身體已經有所反應,她的乳頭已經變硬,呼吸加快。

「喔……富來……」她呻吟著。

安安拉開富來的襯衫,然後敞開他的褲子的鈕扣脫掉他的內衣褲。富來繼續吻和愛撫她的胸部。馬上地她的衣服也被脫光了,富來的嘴巴從她平滑的小腹一直親吻到她的陰戶。

然後用舌頭分開她的陰唇在裡面狂亂的探索著,並且輕輕的磨擦她的陰蒂。插入二根手指,迅速地用手指幹著阿姨安安,並一面緊吸著陰核。

安安狂亂的呻吟著。

「富來……喔……富來……舔安安阿姨的屁眼……啊啊啊啊……快……快……快舔我。」

「好吧!」

這時富來的舌頭從陰核研著陰唇,經過鼠蹊,到達了屁眼。他轉動他的舌頭,圍繞著這折起縐紋的洞口,用舌頭盡可能的推進。

安安不斷大聲的呻吟尖叫著。

這時真和樵斧也已經躺在他們旁邊,狂亂的做著69式口交。

真已經快達到高潮了。當樵斧正玩弄她的陰戶時,她正猛烈砰砰的用嘴撞擊樵斧的雞巴。

「啊啊啊啊……」很快的,真達到了高潮。

當安安開始尖生大叫哭喊時,真已經和樵斧躺在床上。她屏息的仰望著自己的妹妹安安及自己的兒子。

「安安,你後悔跟自己外甥做愛嗎?」

「不,一點也不。」安安喘著氣說。

「安安你想一起要你二個外甥的雞巴嗎?」

「這主意聽起來不錯!」富來說著。

然後富來和樵斧一起站起站立到床邊。安安坐在床上,微笑的玩弄她二外甥的雞巴,一手抓著一根雞巴慢慢地打著手槍。然後她吞入了富來的雞巴。

真這時只是坐在地板上,微笑的看著自己妹妹,手指慢慢地愛撫自己的陰核。當床上愈來愈激烈時,她的手指也抽插的更快……更快。小穴裡的手指也由一隻變成了二隻。

這時妹妹安安也把外甥的二隻雞巴,都含進了嘴裡,不斷津津有味的吃著龜頭和陰莖。

「啊!我也要。」真喃喃的上了床。從妹妹的口中抓過了樵斧的雞巴,用手啪啪猛烈套弄著。

這時妹妹安安也猛烈用手套弄富來的雞巴。

這時真用另一隻手抓住了妹妹的下巴,彼此用舌頭在嘴裡翻攪熱吻著。不久她們結束了熱吻,並排的躺在床上,狂野的分開大腿,祈求著二個男人雞巴的插入,兩姊妹手指彼此緊緊的互?

「快過來吧!你們在等什麼呢?」

富來和樵斧微笑的互看的一眼,然後轉頭看著雞巴底下赤裸的二個女人。

富來來到阿姨安安身上,滑動他的雞巴進入她那溫暖潮濕的小淫戶裡

「性感而濕濕的小貓。」樵斧跟隨著他,黏黏的雞巴刺穿進入了真。

「啊啊!喔喔,真棒!但,富來,我更想你插我的屁眼。」反觀另一隊,樵斧已經在猛烈的抽插他阿姨真的陰戶了。在另一方面,富來和阿姨安安也有不同的性交方式。

他現在用龜頭輕輕敲打著阿姨安安那緊小的屁眼。

安安哭叫著:「幹我的屁股,富來!」

富來開始慢慢的,但是很快拱起腰蹂躪著安安的屁眼。安安也猛挺屁股來對抗富來。

「哼哼哼哼……」她開始尖叫呻吟,在雞巴下邊扭轉著身體,然後迅速地達到高潮頂點。

樵斧和真這一隊,現在也正在瘋狂性交著,樵斧一面用大雞巴插著阿姨真的小穴,而真更一面的用手指摩擦著自己的陰蒂。樵斧的一雙祿山之爪,當他一面用大雞巴插抽阿姨安安的小屁眼時,一面不斷殘忍的用大手猛捏阿姨真豐滿的乳房。

很快地,他忍不住噴出了大量的精液進入了,阿姨安安那淫蕩的小穴裡,兩人崩潰的倒在床上。

富來很困難的在阿姨安安的屁眼深耕著。但他知道家人已經快回來了,他們必須很快的做好善後工作,因此依依不捨的從阿姨安安的屁眼拔出了自己的雞巴。

大家很快的打掃房間,穿好衣服。

安安給兩個男孩一個深情的熱吻,並且告訴他們自己是多麼的快樂。

然後安安在真的耳邊輕聲說著:「姊姊實在太謝謝你了。」

「我真高興聽到你這麼說。」當夜富來跟樵斧在房裡時。樵斧告訴富來說:「我真的沒想到今天下午會發生這麼美妙的事情。」

「嗯,它真的是一個相當美好淫亂的亂交。希望我們今晚能再跟奶奶狂野的做愛。」

「嘿嘿……」

「假如今晚奶奶沒來,我想,我會更高興。」

「為什麼呢?我想今晚她應該會來。」

「我想已經知道為什麼奶奶昨晚沒來了。」

「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富來只是微笑。

「現在讓我們去看看那些女孩子在做什麼,你就會知道我的意思了。」

「是小茜和莉雅嗎?」

「你不會真的想去我們的妹妹跟我們做愛吧?」

「我有把握能用我的方法說服她們的。」

富來自信滿滿的笑著。

「他媽的,這二個女人,是唯一目前在這房子裡,還唯一未臣服在我倆的大雞巴底下的。」

「你說的對。樵斧也心有同感的笑了出來。」

「該死,這真是我們的損失。有這麼漂亮的妹妹卻還未弄到手。幫我一點忙,好嗎?」

「當然,但我們必須謹慎一點的好。」

「首先我們需要避免她們大聲尖叫以免吵醒這房子所有的人。」

「嗯,你已經抓住了重點。」

「我們最好先找個理由,說只是想跟她們聊聊天,然後看她們反應怎樣再作定奪。」

「現在,讓我們一起去拜訪她們吧!」

這時祖母和爺爺都已經準備好要睡覺了。

「你計劃今晚還會跟孫女們性交嗎?」祖母問道。

「不,我已經有一個更好的主意。」他說道,然後脫光了衣服。

「今晚,我決定只是你和我。昨晚你提醒了我你是如何的性感。」

「靠過來一點,親愛的。」然後他們熱情的擁吻著。

小茜和莉雅是坐在她們的床上,談論這前晚的甜蜜滋味。

「今晚,你想祖母會像前晚一樣,又再過來嗎?」莉雅問道。

「我真的希望如此。」小茜微笑的答覆。

「我也是。」這時有一個小小的敲門聲。

這二女孩子們彼此互瞧了一眼,不知道為什麼爺爺會決定這時候來敲她們的房門。

「快進來。」小茜渴望地說著。

當富來和樵斧進入這房間後,他們是相當驚訝的,為什麼妹妹的聲音聽起來充滿了使男人爽的味道。

富來進了房間並關上了門。

「有什麼事情嗎?」

「該死!你們想要什麼東西嗎?」小茜問道。

這二個女孩子討厭的看著這些男孩。

「嘻,當你告訴我們進來的時候,你的聲音聽起來真是充滿了誘惑啊!」樵斧說道。

「你們是在期待男人嗎?」富來問道。

這二女孩子們都大吃一驚。

「你在說什麼屁話!」莉雅說道:「誰說我們在等什麼人?」

「你們沒有在等任何人,你們為什麼不馬上離開呢?」

富來看看這二個女孩子。他鬼鬼祟祟的瞧著她們眼神,懷疑那個她們在期待的那人,一定是自己心中所料想的那個人。

他決定賭賭運氣,並且試試看能不能逼她們承認。

「你們騙不了我的。你們是正在等爺爺是不是?」

「為什麼我們是正在等爺爺?」小茜生氣的說著。

富來能分辨她充滿誘惑的聲音,而這聲音一定是有隱匿一些事物。

「嗯,而且你或許早已跟他做愛過了,不是嗎?」

這二女孩子們彼此看了一眼,大吃一驚。樵斧也受到了同樣的震撼。

「混蛋!」

「富來,你在說什麼啊!」樵斧說著。

「我說對了吧!」

樵斧這時只是靜靜的看著她們的臉。

「嘿嘿……」

「樵斧!這就解釋了,為什麼我們敲門時,小茜用著叫春的聲音叫我們進來。可是一發覺不是就惱羞成怒的原因。」

「當然這也就解釋了,奶奶那天晚上那麼唐突的舉動,突然的在孫子面前脫光衣服,因為她發現自己的丈夫正在幹著自己孫女。」

「好吧!你說對了。」

「我們是有被爺爺幹。現在你們要怎麼做呢?告訴媽媽和爸爸?」

小茜挑戰的看著她哥哥。

富來輕笑著:「我不想,而且沒有必要。樵斧和我也有一些不能說的秘密。」

「你是不準備告訴我們吧!」

「為什麼不行呢?樵斧你說是吧!」

「嘿嘿……」

「真是走狗屎運,我的大雞巴又能插進我妹妹的小騷穴裡了。」

「富來你咕嚕咕嚕的在說些什麼?」

「沒有,沒有。」

「嗯,如同我說的,奶奶那天晚上來到我們的房間,脫光她的衣服,因此我和樵斧幹了她。而且不只這樣,今天下午我們和媽媽與安安阿姨有一個很好的小小的四人群交。」

這二女孩子是不能置信的凝視著他們。

「你在放屁!」

「我一點也不相信你所說的。」

「信不信由你。我不會在意的。我現在只想要知道我的親妹妹的小穴是如何的飢渴。」

「你在說什麼?」

「我想,爺爺今天是不會來了,或許我們能填補他的空缺。」

「我敢打賭樵斧和我一定能比爺爺更令你們滿意的。」

「哼!那就試看看吧!」小茜賭氣地脫掉了她的睡衣,把它丟在地板上,跟著迅速地脫掉她的內褲。

「喔……親愛的妹妹,我從沒想像過,原來你有這麼一副火辣辣的身軀。」

富來用他的手臂圍繞在他的妹妹的腰部,熱情的親吻著她。小茜迅速的做出反應,搖動她的身體去摩擦哥哥的肉體。她能感覺他的雞巴勃起在在他的睡衣之內。她滑動她的手,下移到他的內衣褲裡面。

「耶!你們兄妹是在等什麼呢?莉雅,快把你的衣服脫光,好讓樵斧能夠好好的看清楚。」

「OK!」

很快地樵斧和莉雅二兄妹,脫光了彼此的衣服躺到了床上。當樵斧溫柔地深深地愛撫莉雅渾圓的胸部時,他們兄妹深深的熱吻著。

「喔……天啊!你們真性感。」富來說著,然後滑動他的舌頭含住了妹妹小茜的粉紅色的乳頭。

然後他慢慢的板開妹妹小茜的雙腿,開始吃她的陰戶。推入舌頭愈來愈深的,愈深的進入她的陰道,並且輕咬她的陰核。

在他們旁邊,妹妹莉雅是正用粉紅色的小舌頭,吸吮哥哥樵斧的陰莖。然後換妹妹小茜吸取哥哥的睪丸進入她的嘴,偶而她滑動她的嘴到哥哥富來他的肛門,然後繼續換哥哥富來舔妹妹小茜的陰戶。


站点申明:我们立足于美国,对全球华人服务,受美国法律保护。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建立镜像。

男人宫廷 警告!如果您未满18岁或被误导来到这里,请立即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