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家庭亂倫 » 亂倫家族-2

「喔……喔喔喔喔……」

當哥哥富來每次用舌頭更深入她的陰戶時,小茜就呻吟的愈大聲。然後富來插進他二根手指到妹妹的小穴裡,慢慢的抽插著。一面的抽插一面的用舌頭舔遍了妹妹的全身。

當富來抽出了手指,用巨大的雞巴猛砰著妹妹的小穴時,小茜不斷的嬌喘著。轉觀另一隊,這時妹妹仍然用力的吸吮哥哥的雞巴。

「啊!我受不了啦!」

「哥哥我要你用你的大雞巴,插入妹妹的小浪穴裡。」

「我會插死你的,好妹妹……我不能想像妹妹你那溫暖的肉穴包圍著哥哥我的雞巴的愉快感覺。」

「快快……」

「轉頭來……我要插死你這淫蕩的小爛貨。」

莉雅調好姿勢,先用龜頭摩擦著自己的陰唇。慢慢的用臀部坐下了雞巴,愉快的享受著那插入的甜美感覺。並且研磨自己的屁股來夾吸著哥哥雞巴,一面慢慢的上升臀部,又再慢慢的降下。

小茜也一面跟哥哥富來性交,一面沿著樵斧的耳朵輕咬著,漸漸的滑到了表哥樵斧的嘴唇上。樵斧轉頭跟她熱情的親吻著。

然後樵斧跟表妹小茜,舌頭彼此交纏著。他們的夥伴繼續的幹著他們。

這時富來正熱情看著自己的表妹。小茜生氣的說道:「你竟敢一面跟我性交,一面想著另一個女人。」

「不不……可愛的妹妹,我只是想交換一下性伴侶。」

「我想,現在也是交換性伴侶的時候了。」他露齒而笑。

富來滑動他的手到到表妹莉雅的身上,吻她的脖子和舔她的耳垂。莉雅也轉頭和富來親吻著,並且繼續的猛幹著哥哥樵斧的雞巴。

這時富來溫柔的抱起她離開她的哥哥的雞巴。然後妹妹小茜也馬上滾動身體去抱著樵斧。

富來翻轉了表妹莉雅的身體,伸出他的手在她的後面愛撫她的屁股和推他的中指進入她的陰戶裡。莉雅陰戶的淫水馬上就濕透了他的手指。富來拔出了手指,轉身到了莉雅的面前。

「好表妹!你真是個淫蕩的騷貨。」

「可惡!你敢罵我。」

「哈哈……不敢!不敢」

這時富來已經用正常的體味,插入了表妹莉雅的小穴裡,並用牙齒輕輕的嚙咬她的乳頭。

「啊……啊啊啊……我不行了……」

莉雅不斷呻吟著!並用她的手指猛抓著富來的頭髮。她用力再用力的猛撞著表哥的雞巴,直到她達到了高潮。

這時樵斧也用一隻手猛捏著表妹小茜的奶子,一隻手不斷的摩擦她的陰蒂。並且用舌頭沿著小茜的脖子,然後吸吮她的耳垂。

小茜也用一隻手,沿著樵斧的屁股,不斷的摩擦著。

「喔,樵斧,我快樂得像在天堂。」小茜歎息著。

「好表哥,快幹我……」

「喔喔喔……喔喔喔喔……」

「啊啊啊……啊啊啊……」

「你幹的我好舒服啊!唔唔唔唔唔唔唔唔……」

樵斧能感覺小茜已快接近頂點,他加快他抽插的節奏。很快地,這二人猛烈互幹著,一起達到了高潮。

當樵斧把自己的精子,猛烈的射入小茜陰戶之後,他無力的呻吟著。然後他那萎縮的雞巴慢慢地無力的滑出小茜的陰戶,終於樵斧無力的躺倒在床上。

最後他們四個人一起躺在床上。富來漫不經心的愛撫著小茜的皮膚,滑動他的手沿著她的側面。

「你知道,我想要看什麼嗎?」富來說著。

小茜轉頭看著自己哥哥。

「我懶得問你。」

「答案是絕不!」莉雅邪惡的笑著。

「富來你想要看什麼?」樵斧問道。

「我是想要去看這二位女孩子彼此性交。」

「好棒!我也要」樵斧馬上附和著。

小茜看向了莉雅:「你怎麼說?」

「我們要做秀給這些男孩看嗎?聽起來蠻有趣的。」

這時富來和樵斧馬上坐到了床沿,準備看秀。

小茜躺了下去,然後莉雅和小茜成一個69式的口交。這二男孩坐那裡,他們看著自己妹妹的表演,慢慢自己打著手槍。

「喔喔……快快……小茜……啊……你這漂亮的浪貨。」

「嗚嗚嗚嗚……」這二個女孩子很快地彼此達到了高潮。

這時富來和樵斧的雞巴又再度的硬梆梆的了,準備好想再度第二輪的性交了。

小茜這時從莉雅的陰戶抬起頭來看著他們。

「你們接著想做什麼呢?」

富來聳聳肩:「我不知道。」

「樵斧,你有什麼好主意嗎?」

「沒有。」

「我現在只想把我那火熱的雞巴插入我妹妹那性感的小嘴裡。」

莉雅看著她哥哥,媚笑著:「你真混帳!竟然對自己的妹妹說,想把雞巴插入她的嘴裡。」

然後用自己艷紅的小嘴,沿著哥哥雞巴陰莖的靜脈血管,上下移動輕舔著。

樵斧握緊他的拳頭,快樂的呻吟著。莉雅在把雞巴放進嘴裡之前,先輕吻龜頭數次,然後一吋一吋的吸入雞巴。

「為什麼我們不四人一起享樂呢?」小茜說道。

「現在莉雅你躺下,樵斧你坐在她的胸部把雞巴插入妹妹的小嘴裡。」

「現在輪到我了。」小茜把頭埋在莉雅的大腿之間,輕刷著她的陰唇,並用牙齒輕咬著陰核。

富來只是坐在那裡靜靜地看,小茜從莉雅的小穴舉起了她的頭。

「快來吧!哥哥,不要吊我胃口了。我要你用大雞巴插我。」

「好妹妹,我馬上來。」

馬上的,他插入他的雞巴,兩手抓緊屁股,猛烈炮轟著。這四個親密表親彼此放縱狂野的做愛著。

不久小茜有了第一次高潮。然後她也加速的用舌和指頭,在莉雅的陰戶和屁眼工作著。

不久莉雅也來了高潮,愛液充滿了小茜滿嘴。

接著樵斧也迅速的射精,他的精液噴濺出進入莉雅的嘴。

他看著其都已射精,富來加快的速度。不久,他也射精進入了自己妹妹的陰戶裡。

然後大家無力的倒在床上。他們熱吻著。

然後四人赤裸的抱在一起沉入了夢鄉,當天夜裡他們在經過熱熱鬧的群交大會之後,四個人都很沈的睡覺了。

阿姨蓉蓉與姨丈克新於次日抵達他們家。大家都很高興地迎接他們。

當然,他們現在家族的親密關係,更有可能加深。

那夜阿姨跟姨丈睡進了富來的房間,富來和樵斧拿著睡帶,睡進了藏物間。這時他們躺在睡袋裡交談著。大概一個小時後,小茜和莉雅來了。

「你們兩個有什麼事嗎?」富來說。

「你們正在談什麼呢?」莉雅說道。

富來只是微笑著。

富來說了:「我們當然希望我們現在心裡想做的事,也是你們想做的事。」

莉雅高興的說:「真的?!」

「嗯!那也就是我們姊妹今晚來找你們的原因,但也不是唯一的原因。」

富來困惑的看著她:「你是什麼意思呢?」

這些女孩子們坐下來在他們睡袋旁:「最近莉雅和我已經討論多次,你說你們和樵斧現在已經跟媽媽與阿姨安安,和奶奶做愛過了。」

「當然還有小CASE的,媽媽和怯莉和我前幾天也有一個狂野的三人群交小聚會。」

「這麼說你已經和媽媽做兩次了?!」小茜驚奇的問道。

富來只是微笑著:「當然啊。」

小茜繼續說著:「當然我和莉雅也已經跟爺爺與祖母做愛過了。」

現在輪到樵斧大吃一驚了:「妹妹……妹妹……你……你真的跟爺爺奶奶做愛過了?!」

「當然,前晚奶奶也加入了我們的狂亂宴會,它真是一個甜蜜的晚上。我現仍然不相信奶奶會是那麼的淫蕩風騷。」

「我真不能相信啊!」富來說道。

「OK?」

「現在我們已經知道,我們家族中有哪些女人已經被幹過了。」

「那又怎樣呢?」富來問。

「我們十二個家族成員中,已經有八個做過了亂倫的事情了。你想想,這真是一個驚人的數字。或許……」

「那又如何呢?」

「我想說的是,關於這點你們有什麼意見?」

「我想,我們家族中有三分之二,已經秘密的從事亂倫。為什麼不由我們四人著手策劃,我們能夠讓大家彼此間裸裎相見,能夠在我們家族中準備一個亂倫的秘密祭典。」

「好啊!」莉雅大力的贊成。

「但是,我們如何去說服其她的成員加入呢?特別是我的父母。」樵斧說著。

「而且該怎麼做呢?而且還有好幾個人還不曾亂倫的,那些亂倫的我想也不肯在大家面前承認的。」

「嗯!它的確是一個很棘手的問題。」

「我想。」富來說道:「現在最好的辦法,就是去把那些還沒有亂倫的,引誘上鉤。然後趁著家族聚會的時候,宣佈誰跟誰已經亂倫過了。我們並且一起在旁邊推波助瀾,他們就沒辦法否認了!」

「現在對於還沒亂倫的,我們該怎麼做呢?而且該死的,我爸爸是個道德感非常強烈的人,他絕對不會做這種事的。」

「好吧!那把他留到最後再解決。」

小茜說著:「那麼現在我們先處理我爸爸和志遠姨丈的事。」

「我們該怎麼做呢?」

「把志遠姨丈交給我吧!」莉雅說著:「我能想像,當他看見自己侄女裸體在他面前目瞪口呆的模樣。此外,你們也知道他一定會喜歡的;他能夠跟任何女人做愛。有時候我想想為什麼阿姨安安會仍然跟這種好色之徒結婚呢?」

富來說了:「嗯,你說的對。」

「我想那就是為什麼?媽媽會突然安排我和樵斧跟她們做愛的原因。」

「OK!那麼莉雅來引誘他。我猜你一定有辦法誘惑父親了,小茜是吧!」

「假如你想要我做的話,我想應該能勝任。而且我們也能把我們的計劃告訴媽媽,我敢打賭她會幫助我們的。或許我能跟爸爸媽媽三人一組的的狂亂群交。」

「一個三人一組,哈!那會是非常淫亂的家人宴會。」

「嗯,那我們明天就告訴她這個計劃。現在只剩下阿姨蓉蓉跟姨丈克新了。」

「我們要怎麼做呢?」

富來想了一想說:「這樣吧!」

「明晚我突然的衝進他們的臥室,假裝我需要某些東西。如果幸運的,遇到他們在做愛,或許我能想辦法加入他們。」

「你會幸運的?我真懷疑。」樵斧說道。

莉雅也說道:「最好不要拉我父母加入家族亂倫,我爸爸真的是思想非常古板的人。」

接著樵斧附和著說:「我爸爸絕對不可能同意的,但我媽媽就不同了,假如你的手腕好的話,或許有可能。」

小茜持相反的意見說道:「我們不要再擔心了。假如沒有意外的話,我想我們能夠讓家族每一個成員,加入這秘密祭典。然後你們爸爸目睹這情形,或許就會放棄堅持加入我們

「但無論如何在進行計劃之前,富來,小心進行以防萬一。」

「嘿,這樣就是說我沒份。我不能跟其他人做愛了。」樵斧憤怒的說。

莉雅伸出她的手,摸著哥哥的雞巴:「哎呀,可憐的孩子你感覺被遺棄了嗎?來吧!你可愛妹妹的小穴,隨時為你而開的……隨時歡迎你。」

「現在大家都同意了嗎?」富來說道。

「好啊!好啊!真是個偉大的計劃。」

然後大家迅速地脫光自己的睡衣彼此探索著。

樵斧莽撞的用雞巴插入了自己妹妹那已經濕透了的小陰戶;小茜也已經坐上了哥哥的雞巴,拚命地幹著。

大家拚命的做愛著,直到彼此筋疲力竭。

隔天這兩個女孩子們,開始進行她們的大計劃。

富來和小茜正要去告訴媽媽真,希望她能幫忙引誘爸爸森。

莉雅將誘惑志遠,樵斧或許能夠幫上忙,他的工作是去使阿姨安安離開現場。

當莉雅是在誘惑志遠的時候,富來現在和妹妹小茜媽媽真正在房間裡秘密計劃著。

真有點好奇,她的孩子私底下要找她商量什麼事情。

「好了!孩子們,現在可以說了吧!現在你們想跟我說什麼別人不能知道的事呢?」

小茜說了:「首先我想說的是,你會被我和哥哥所做的事嚇到的。」小茜用強調的口吻說著。

真只是靜靜凝視在小茜的臉,沒有說任何話。

小茜輕輕地微笑著。真只是睜大眼睛瞧著自己女兒,然後看看兒子富來,他也正在微笑看著她。

「你們二位已經做愛了,是嗎?」

富來只是神秘的笑著。

「不只是我們兩位,它是一件不為人知的秘密。媽媽讓我們坐下談,讓我仔細告訴你。現在我們說一個秘密讓你聽。」

富來和小茜繼續敘說一件已經發生了好幾天的事情,以及他們對於其他家族成員的計劃。

真最初感受到強烈的衝擊,迅速地轉變成相當興趣,然後感到興奮。

「我們希望媽媽你能夠幫助我們。」

「什麼時候你門要進行這件事?」媽媽真如此問道。

「今晚,你認為如何?」

「聽起來不錯的樣子。」

「那麼,讓我們在其他人開始覺得奇怪之前回到客廳。」

下午的時候,樵斧在轉角地方遇見阿姨安安。

「安安阿姨你好。你現在在做什麼呢?」

「不,沒有,有什麼事呢?」

「那麼,我想你可能會喜歡跟我一起去藏物間--我們臨時的房間。」

安安笑著說:「為什麼你想要帶我去你的臨時房間呢?」

「因為那裡沒有人會打擾到我們的,而且我只想過帶你一個人下去而已。」樵斧笑著說。

「現在跟我下樓,你會跟我去吧!」

阿姨安安格格嬌笑著:「你這壞東西!」

「親愛的外甥,帶路吧!」安安挽著他手臂,一起走到了地下室的藏物間。

一進門,樵斧馬上鎖上了門,用雙手捧起了她那秀美的小臉,熱情的親吻著。安安也熱情的回吻著,把舌頭伸進了樵斧的嘴巴裡。

樵斧用一隻手愛撫著阿姨的乳房,用一隻手脫光了彼此的衣服,然後輕輕的把阿姨放在地板的睡袋之上,慢慢的親吻著她的小嘴,撫摸她的肉體。

慢慢的從她的脖子,然後她的雙肩,然後吻到她的甜美乳房。

當樵斧正要開始蹂躪安安阿姨的肉體時,妹妹莉雅也正在到處找著姨丈志遠。

她一直等到姨丈志遠進了房間,馬上跟著走了進去,並且鎖上房門。

志遠轉頭看著自己的侄女:「莉雅,你為什麼鎖上房門呢?」

「我想確定那沒有人會來打擾我們。」

志遠只是靜靜地看著她。

莉雅馬上脫光了衣服,志遠只是目瞪口呆的看著自己侄女,眼睛一動也不動。他只是貪婪的看著自己侄女的肉體。他無時無刻的不幻想著與自己侄女,這兩個看起來這麼清純的小女孩。

儘管他有一個秀色可餐很性感的妻子,但不論何時只要一有機會他就會想染指其他女人。

現在莉雅坐在自己姨丈的膝蓋上,用修長的雙腿緊夾他的腰部,然後推他的頭緊抵自己的奶子。

志遠輕輕吸著一顆乳房,並用舌頭卷弄著乳頭。

莉雅輕輕摩擦他的雞巴,在他耳邊輕說道:「志遠姨丈,你喜歡自己侄女小莉雅的身體嗎?」

「躺在這張床上,我將告訴你,我多喜歡你。」

志遠輕輕分開小侄女粉紅的陰唇,沿著她的裂口滑動他的舌頭。莉雅柔和地呻吟著,呼吸中有著急促的喘息。

志遠飛快的,舔和吻她的陰戶的每一個部份,從她的肛門到她的陰蒂。然後志遠繼續他愛的攻擊,直到侄女莉雅快接近高潮。

她是急促的呼吸著,臀部推戳著以相應志遠他的手指的攻擊。當她快接近高潮時,志遠更過份地推進他的拇指玩弄著陰核。

「啊啊啊……不行了!喔喔……喔喔喔喔喔……」

莉雅她的屁股在這地板不斷的彈跳著,扭轉身體。扭曲,悲啼和強忍著不高聲地吶喊。終於莉雅流出了大量的陰精。

志遠馬上地拔出自己手指,用嘴吸吮著那放肆流出的愛液。

「姨丈,你好棒喔!沒有人能用嘴讓我的小穴感到著麼的幸福。」

志遠輕舔自己的嘴唇微笑的說:「你不介意我繼續吧!」

莉雅也用粉紅的小舌頭輕舔自己嘴唇,輕笑道:「我不介意的,志遠姨丈。」

現在反觀樵斧跟安安這一隊,樵斧是正躺在睡袋上,阿姨安安正在吃著他的雞巴。她愛死了這雞巴,她輕巧的轉動她的舌頭,快速的吻他的雞巴和撫弄著他的睪丸。

然後慢慢一吋一吋的,滑動龜頭八九吋長的雞巴進入他的喉嚨裡。感到自己快射精了,樵斧馬上拔出了自己雞巴。

「我現在就要幹你的淫戶。安安阿姨,我要在馬上要幹你的小浪穴了,快爬過來。」

「我早就準備好了。」

安安爬了過來坐上了樵斧的腰,雞巴毫不費力的慢慢的穿透了她的陰戶。兩隻玉手抵著樵斧的胸膛,起先慢慢的……然後淫乳浪臀,激烈的搖擺著。樵斧也配合著阿姨,猛撞著臀部,直到兩人一起達到高潮。

他們靜靜地互擁著,直到呼吸慢慢的平穩下來。然後,安安翻身下了樵斧的身體,萎縮的雞巴也從陰戶裡拔了出來。

「在家人找我們之前,我想我該穿好衣服上樓了。」

「好吧!如果你想這麼做的話。」

樵斧也慢慢的穿好自己的衣服。這時志遠仍然再用他那巨大的雞巴抽插著侄女莉雅的小穴。

莉雅的手指猛抓志遠的頭髮,不斷的喘氣和悲啼,他們的高潮迅速地的來臨。莉雅她的指甲也用力的抓進了姨丈的背部,然後志遠和莉雅無力的互擁在床上。稍微呼吸平靜了之後,志遠翻下了莉雅的身體,一起躺在床上。

莉雅愛撫著他那已經縮小了的老二,嬌聲的說道:「姨丈,你滿意了嗎?」

志遠只是笑著。

莉雅這時開始穿著自己的衣服。志遠這時只是靜靜的躺在那裡,看著自己侄女莉雅穿著衣服。

「我們什麼時候能再做愛呢?」

莉雅一面穿著自己的內褲一面笑著說:「寶貝!不要急,我保證會很快的。」

「你不常幹阿姨安安嗎?」

「我們當然常常做愛,但我喜歡多姿多彩的生命。」

「嗯,我想我一定會豐富你的生命的。是吧!姨丈!只是你要有耐心。」

「真的嗎?你不騙我?」

姨丈那好色的眼睛,又緊盯著侄女莉雅那豐滿的乳房。

「耶,那我們下次什麼時候作愛?」

「你只要耐心的等就是,我保證不會很久的。」

莉雅邊說,邊走出了房門。當夜,當大家都準備上床睡覺時,小茜暗藏於她雙親的浴室裡等候他們上床。她和媽媽真早就把每件事計劃好了。

富來,正在等候他的姨丈克新與阿姨蓉蓉上床。終於阿姨蓉蓉和姨丈克新上樓了,富來也悄悄爬上了樓梯。

他在他們的房門小心地偷聽著,不久他聽到他的姨丈與阿姨的呻吟。

嘿,是時候了,他慢慢的轉開了把手。幸運地,姨丈克新正躺在床上,而阿姨蓉蓉正坐在他腰上,用小穴猛幹著他的雞巴。

但很不幸的,因為打開了門,外面光線透入,他們馬上停止做愛,一起看著富來。富來只是呆呆的站在那裡,讚歎著的他的阿姨蓉蓉的美妙肉體。她有修長,筆直的雙腿,挺實的屁股,漂亮的臉孔,向前高聳的乳房,細小的纖腰。

「阿姨你的肉體真漂亮,我想任何正常的男人看到你,都會想騙你上床的!」

克心大聲的怒吼道:「該死,我會殺了你。你知道你現在在跟你阿姨說些什麼嗎?他媽的!你現在進來有什麼事嗎?」

富來懼怕的小聲說道:「不不,我只是來拿一點東西。」

阿姨蓉蓉輕輕的瞄了一眼富來那搭起帳棚的下腹部,然後,她輕聲的安慰著丈夫:

「克心,他只是一個正常的小孩嘛!再說,有人讚歎你老婆的肉體,你不覺得高興嗎?」

「他媽的!你竟然也這麼說。」

富來害怕地說:「對……對不起……我拿了東西馬上出去。」

拿了東西之後,他馬上抱頭鼠竄的跑出房門。這時他在門外安慰著自己。沒關係,我再暗中勾引阿姨蓉蓉好了。他是確定他能勾引到她的。

當富來抱頭鼠竄的衝出房門時,小茜正擊出了一記漂亮的全壘打……

晚上,當大家準備上床時,小茜暗藏於她雙親的浴室,等候著他們上床。

然後她聽到父母進來的聲音,她等了一會兒,聽到脫衣服的聲音,她便走了出去,她暗自的偷笑著想:這對爸爸來說,會不會太刺激到他了?

這時她的父母都是半裸的。媽媽真只穿內褲與胸罩,而爸爸森正在脫著外褲。當他看見女兒小茜時,嚇得馬上把褲子穿回去。

「小茜你正在這裡做什麼?」

「對不起,爸爸。我的浴室壞了,我需要使用這間浴室。我沒想到你們這麼早就要睡覺了。」

「乖女兒,你現在穿的這一件好性感喔!」媽媽真故意說道。

「你是什麼時候購買的呢?」

「喔,我已經買它有一段時間了。」小茜回答。

「孩子的爸爸,你認為這件睡衣怎麼樣?」

「爸爸,我看起來性感嗎?」小茜在爸爸面前慢慢轉動著身子。

森假裝他並沒有在看,但小茜能看得爸爸正在用眼角偷瞄她。小茜故意用手撫摸自己豐滿的乳房,用手縫把乳頭夾出來。

「小茜,你應該睡覺了。」森設法保持自己聲音平穩的說道。

這時媽媽真走向她的老公,滑動她的玉手經過他的腰部進入他的內褲,磨擦他的雞巴。現在他的雞巴已經非常的硬,高高的在褲子裡搭起帳棚。

「老公,你現在知道我們要做什麼嗎?」她一面在森耳邊耳語著,一面用另只手脫下了自己的內褲。然後打情罵俏說道:

「你看你,只看到女兒性感的肉體,雞巴就硬成這樣子了。乖女兒,你快來看看你爹地的雞巴硬成什麼樣子。」

小茜馬上跑了過來。她先用手撫摸他的雞巴,然後把他的褲子整個脫了下來。

「嘻……」小茜用著小女孩撒嬌的口吻說著:「爸爸,它怎麼會脹大呢?是不是小茜害你這樣的?」

「它看起來好硬又好熱喔!老爸!我可以親親它嗎?」不待森的回答,她吻了吻龜頭,然後把它吞入自己整個小嘴。

「胡鬧!胡鬧!你們母女倆是在做什麼!」

他仍然試圖抗拒的輕輕推開女兒小茜的頭。小茜執意不肯,森只得任由她。

「老公,不用擔心。」真也用自己的大奶子磨贈他的背部:「你只要好好放鬆坐下並且享受女兒的服務。」

森知道他不應該跟女兒做這種事。但是女兒吹喇叭的技術時在太好了,讓他無法自制。他終於決定放棄道德問題,只是單純的享受性愛。

真輕輕的把老公帶到床上坐下,母女輕笑著爬上了床,然後母女一起攻擊著森的雞巴。

女兒小茜吃著爸爸的雞巴,媽媽真吃著他的睪丸,森也忙碌的用手抓,虐玩溺愛媽媽和女兒兩個女人的胸部。

一會兒,他們交換位置,換成小茜吸取她的父親的睪丸。

「您們母女二位最好停止!我不能忍耐了。」

「老爸!射出來,把它射在乖女兒小茜的嘴裡。我好想吃老爸的精液喔!吃那個曾射在媽媽的小穴、讓我生出來的精液是什麼味道。」

「喔……老公,把它射在我和女兒的陰戶裡吧!讓我們母女倆再度懷你的孩子吧!」

「喔喔……來了。」他馬上把雞巴插在真的小穴裡,當噴射出一些之後,又馬上拔出插在女兒的小穴裡噴出所有精液,然後拔出自己的雞巴。

休息了十分鐘之後,這二個淫蕩的母女,又並排的躺在床上,分開她們白晰的大腿。森微笑的,看著他雞巴底下這二個漂亮的女人並行的躺著,等待著他雞巴的佈施。

一個是他漂亮的妻子,一個是他那像洋娃娃一樣的女兒,真令他難以取捨啊!最後他決定先玩女兒的小穴,畢竟老婆常常能玩得到,女兒就不一定了。

他先用嘴輕舔女兒陰戶的裂縫,然後滑到了媽媽真的小穴。輪流的享用母女美妙的肉體,大享著齊人之福,直到母女都洩出了陰精,然後自己也輕輕的躺在母女中間。

母女倆左右的舔著他臉上的淫水。

「小茜,你還沒吃過你爸爸的雞巴。我讓你先吧!」真一面輕憐蜜愛老公的雞巴,一面說著。

「謝謝,媽媽。」

「我暫時只有忍耐了。」

「爸爸,把你的大雞巴快點插穿小乖乖的小穴吧!」

「好女兒。」

森分開了女兒可人的大腿,粗黑的粗巴,慢慢的撐開女人那細緻的小陰唇,一吋一吋的,女兒的小陰戶終於整個的吃下了父親巨大的雞巴。

「天,小茜,你的陰戶好緊喔,夾的爸爸的雞巴太舒服了。」

「爸爸你也有一根巨大的雞巴,喔喔……老爸……快操我,操死這個你生出來的小浪貨……」

「幹我!快幹我……」

森仍然幹他的女兒,用一個穩定,慢節奏的速度。當然真也沒閒著,她開始愛撫老公的背部及屁股。

「啊啊啊啊……………」

「爸爸!插爛我,插爛我的小穴,喔喔……喔喔喔喔喔……」

很快地小茜有了第一次高潮,現在輪到媽媽真了。真很貪心的,她想同時擁有森跟女兒小茜。於是她坐上了老公的雞巴,一面要女兒躺在旁邊,以便用手指抽插著她的小陰戶。

她如淫蕩的妓女一開始就猛撞著丈夫的雞巴,愈來愈快,愈來愈快。當她離高潮愈近時,幹著雞巴就愈來愈劇烈;同樣的手指猛撞女兒陰戶也就愈來愈快,愈來愈大力。

「喔……我不行了……」森大叫著。

「爸爸拔出你的雞巴,把你的精子給乖小茜……」小茜不斷呻吟叫喊著。

「OK!」

「爸爸的雞巴來了!」

終於森到了無法忍耐的極限。他急速的從妻子的陰戶,拔出了自己的雞巴,插入了女兒的嘴裡,在女兒嘴裡射進了的大量的精子。

小茜貪心地吞下所有的精子,並纏人的在爸爸的雞巴尋求更多的精液。真這時仍然用三根手指迅速地幫助小女兒的陰戶,猛烈的進出,並且一面輕咬女兒小茜的陰蒂。

「啊……啊……唉唉……」小茜一面在媽媽的手指下悲啼,一方面不放棄的貪婪吸著爸爸的雞巴。

「喔喔喔……喔喔……啊啊啊啊啊……我不行了……」

小茜流出了陰精。真馬上將她的臉埋在女兒的陰戶,吸取她小穴的愛液。

森在和妻子女兒狂亂地雜交之後,三個人疲憊地互擁進入夢鄉。

富來則是敗性的回到了他和樵斧所寢居的狗窩。當他進門時,他發現樵斧和莉雅赤裸著,放縱淫慾的親吻愛撫著。

他清了清喉嚨,他們馬上停止下來看著他。

「富來你退的真快啊!」樵斧訕笑著。

「富來,怎麼一回事?」莉雅一面問,一面愛撫著樵斧的硬挺雞巴。

樵斧問:「有什麼壞消息呢?」

「嗯,現在有二個消息,一好一壞。壞消息是,姨丈克心幾乎氣的要幹掉我。我沒法子說服他去贊同三人一組的群交。」

「我們早就跟你說會如此了。」莉雅說道。

「這好消息是,你媽媽蓉蓉我可能能幹到手。假如能夠跟你們媽媽單獨相處的話,我是十拿九穩能夠把她幹到手。」

「那我爸爸那方面要如何處理呢?」莉雅說著。

「我不知道。」富來一面說,一面開始脫衣服。

「我想只有瞞著他,直到我們秘密祭典的開始。或許看到其他家族人員一起做愛,他就會改變主意吧!」

富來開始愛撫著莉雅的屁股。

「我們的老爸是非常頑固的,他認為這樣就是這樣。」

「把我老爸今晚的事忘了吧!我們三個人放肆的做愛吧!」

莉雅躺了下去,大力的分開自己的大腿。樵斧貼上了自己妹妹的肉體,舌頭沿著平坦的小腹下滑到陰阜。慢慢的用二根手指分開妹妹的陰唇,舌頭深深的在女陰裡探索著。

莉雅呻吟氣喘著:「富來……快點過來。」

富來走了過來。莉雅馬上將他的雞巴吃入了自己的淫嘴,雪白的小手輕輕撫弄著烏黑的睪丸。然後她轉移她的嘴,滑動她的舌頭沿著他的陰莖,然後吸他一個睪丸進入她的嘴,然後換另外一個。

富來猛拽她的頭髮,樵斧這時已把妹妹的玉腿抬上了自己的肩膀,雞巴猛幹著妹妹的小穴。

他迅速地大力抽插著她的小穴,睪丸因撞擊著妹妹豐滿的屁股而不停彈跳著。富來輕輕的從莉雅的小嘴拔出了自己的雞巴。

「莉雅,現在我想跟你哥哥一同用肉棒來同時玩弄你的屁眼和小穴,你認為如何?」

「聽起來蠻好玩的……」

「快來,快過來,這滋味一定不錯。」

於是莉雅翻轉身體,和蹲坐在哥哥的雞巴上。當富來用龜頭慢慢的刺穿他的肛門時,她也一面慢慢地降低自己一節一節的吞入哥哥的雞巴。當莉雅把哥哥的雞巴整個吃入時,樵斧的雞巴也全部消失在她的小穴裡。

小腹內爆滿的感覺,令她忍不住呻吟著。

「樵斧,現在我們開使用肉棒讓我們可愛的妹妹哭泣吧!」

「OK!」

二隻巨大的雞巴充滿了小小莉雅的屁眼和小穴,嚇得她連動都不敢動,只好任憑哥哥們蹂躪著!

不一會兒,肉棒開始步伐一致的抽插著。

「喔喔喔喔喔……啊啊啊啊……」

「唔唔唔……唔唔唔……幹死我!」

「啊啊啊,我流出來了。」

莉雅失神著吶喊喘氣尖叫的達到高潮。樵斧知道妹妹以到高潮,雞巴更快的推戮攻擊,馬上地也達到高潮,噴濺出他的精液,然後崩塌在地板上。

富來很快的,也把精液充滿了莉雅的屁眼。

他們三人微笑的互擁在一起,慢慢的睡著。

第二天早上,富來終於找到了跟阿姨蓉蓉單獨相處的機會。

因為下午大家想一起去個野餐,所以現在男人們是玩著紙牌,而女人們是正坐著閒聊。

富來看到了阿姨蓉蓉去上洗手間,於是他馬上假裝也去上廁所,然後等在她門外。

阿姨蓉蓉走出來看見富來笑著說:「輪到你了。」

「我不想上廁所,阿姨。我有些事想找你商量。」

蓉蓉迷惑的看見富來:「好吧!你要商量什麼事呢?」

「喔,是關於昨晚的事。」

「富來,你不用在意你姨丈。」蓉蓉輕拍他的肩膀:「他不會有什麼事的!」

「事實上我想說的不是這件事。」

「喔……那是什麼事呢?」

「說老實的,自從昨晚看見阿姨你赤裸的肉體,我就不能停止幻想阿姨美麗的肉體。」

蓉蓉受到了很大的衝擊,身體搖晃了一下。

「你知道你在說什麼嗎?我是你的阿姨啊!」

「蓉蓉阿姨!我知道,我知道,但我情不自禁。我的意思是,你是一個漂亮的女人,而我是只是一個很健康的年輕人。我現在只想知道我曾經讓你心動過嗎?」富來深深的凝視阿姨蓉蓉的雙眸。

阿姨蓉蓉笑了:「富來,我必須承認你是一個相當英俊的男孩子。」

富來笑笑沒說話。

「我敢打賭,只是上樓一會兒,沒有人會找我們的。」

蓉蓉淘氣的笑著:「富來,你這在暗示什麼嗎?」

富來用粗壯的手臂摟住了蓉蓉的細腰,一面上樓一面眨眼,淘氣的說:「我有嗎?」

他把她帶上了樓,鎖上了房門。他把她抱緊瘋狂的親吻她那火熱飽滿的櫻唇。

「啊……我不能呼吸了!」

蓉蓉嬌喘噓噓的說道:「富來你知道嗎?自從昨晚知後,我也從沒停止想你,但我又害怕我若向你自白,會嚇到你。」

「昨晚,因為你的出現,你離開之後,你的姨丈和我性交得非常激烈。」

「你和姨丈性生活美滿嗎?」

「一點也不,我們已變成了例行公事,再也沒有任何的興奮的感覺。我常常想說服克心嘗試嘗試新的東西,但他是從不感興趣。」

富來滑動他的手直到阿姨蓉蓉的屁股,擠壓她的屁股和推她的小穴來摩擦自己的雞巴。

「我一定能刺激你們的性生活的。」

他們脫光彼此的衣服,躺到了床上。

富來的手和嘴開始無目的的漫遊穿越在阿姨蓉蓉的肉體上,親吻和愛撫她。他按摩著阿姨渾圓豐滿的乳房,以及粉紅色的乳頭。他不斷擠壓她的乳頭,感覺它們在他的手指間硬挺了起來,然後吸取一顆乳頭進入嘴裡,並不斷的擠壓著另一顆乳房。蓉蓉自己也馬上把粉腿大大的分開,以歡迎外甥的攻擊。

富來的手指沿著她的小穴撫摸著。

「蓉蓉阿姨的陰戶已經濕透了。」

富來分開她的陰唇,用舌頭不斷在裡面深攪著。蓉蓉不斷的喘氣,富來繼續吸吮著陰唇,輕輕咬著陰蒂。

很快地,就快到達了高潮。她不斷地吶喊,強烈的扭轉身體和狂亂的呻吟著。

「啊啊……啊啊……喔喔喔……喔……喔,我不行了!富來你真行……」

「阿姨!我很高興你喜歡」

「現在讓我們換個方式吧!」

於是他把雞巴插入了阿姨的小嘴裡,和蓉蓉成一個69式的口交。富來用力分開蓉蓉粉白的大腿,舌頭輕舔,並用力的插入二根手指。蓉蓉不斷的用著舌尖,在龜頭,沿著龜頭陰莖,然後睪丸不斷上下輕舔著輕吻著龜頭,用舌頭不斷的逗弄著馬眼,再吞入整個雞巴。

她滑動外甥的雞巴,在她嘴裡進進出出,用著愛憐的眼神,慢速度的動作,富來也不斷的在蓉蓉的陰戶努力著。

「喔……喔喔……我要來了!」蓉蓉有了第二次高潮。

他們稍事休息一下之後,富來拍開了阿姨雪白的大腿,把雞巴深深的插入了小穴裡。蓉蓉也用她的腿緊緊的夾住富來的粗腰。

「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富來狠狠的幹我……幹死我」

富來只是一言不發深深的挖掘著。雞巴不斷的在阿姨蓉蓉的粉紅陰唇裡,不斷忙碌的進進出出的。

當富來猛幹她時,蓉蓉只是不斷猛抬自己的臀部,呻吟喘息著。

蓉蓉很快又達到了高潮,不斷尖叫著,富來也猛喘氣著,射出了自己的種子,兩人就這樣的崩塌在床上。

蓉蓉不斷的喘氣著,手上下滑動在富來的胸膛和小腹。

「富來,你好偉大喔!」

「謝謝你,蓉蓉阿姨。你也相當棒!」

蓉蓉阿姨歎息著:「我們最好在有人找我們之前,趕快回去。」

「嗯,我們趕快回去現場。我希望我們能有機會再做愛,富來。」

富來笑著同時輕輕的吻著蓉蓉阿姨的臉頰:「親愛的阿姨,我會找機會的安排一切的,不必擔心。」

然後他們一起穿好衣服下了樓。蓉蓉先走出去,加入了這些女人的閒聊話題。

富來遲些時也走了出去,假裝漫不經心的漫步到這些男人身邊,跟他們一起玩著遊戲。

「妹妹你怎麼去個廁所這麼久呢?」安安問。

「喔!沒有我順便去找一些東西。」

姊姊真只是富有含意,神秘的笑著。

「妹妹你去上廁所時,有沒有遇見富來?」

蓉蓉只是聳聳肩說沒有。

「喔!」小茜和莉雅交換了一個眼色,離開了桌子。然後一起走到了富來的身邊。

小茜在他的耳邊耳語道:「怎麼樣?有沒有幹到手?」

富來笑著回答說:「喔……蓉蓉阿姨的肉體真令人回味無窮啊!」

晚餐後,這四個表兄妹又在這間地下室一起討論他們的計劃。他們決定最後,明天就要實行這個家族的狂歡計劃。

「我們首先告訴媽媽真明天的計劃,去給她一個驚喜,順便要她幫忙帶頭脫光衣服。」

「但是我們老爸要怎麼辦?」樵斧說道。

「他絕不會加入我們的!」

小茜回答道:「我想,我們只要讓他坐在那裡觀賞我們的亂交,然後由莉雅引誘你老爸。樵斧你跟自己媽媽在他眼前作愛,我想他就再也沒法堅持了!」

小茜一面說著,一面在莉雅的襯衫上輕輕的撫摸她的乳房。

「我敢打賭,他最後一定會加入我們的。」莉雅露齒笑著,然後轉過頭來親吻著小茜的嘴唇。

「嗯……現在睡覺還嫌太早,我們去跟大家一起聊聊天吧!」

偉大的日子終於來臨了。

今天是家族聚會的最後一日。晚餐過後,全家家族的人聚在客廳,討論著如何一起度過這最後一晚。

富來小茜莉雅和樵斧,當然有他們自己的主意,要如何的度過今晚。

他們四人一起站了起來。

「嗯,我們有一個好主意,要如何去度過這最後一個甜蜜夜晚。」

森看著自己的兒子,微笑著說:「富來,你們有什麼好主意嗎?」

「嗯,或許大家沒有察覺,但這幾天我們家族正各自秘密進行一些,美好快樂的事。那就是……」

「那就是:家族中已經有大部份的人都已各自和其他的家族成員亂倫過了。」

「他媽的!你竟敢亂說。」姨丈克新怒吼著。

富來只是笑著,接著說:「或許大家會否認,說我說謊。但我想,大家心裡都明白。」

「爸爸,你已經幹過自己的女兒小茜了!媽媽和阿姨安安蓉蓉也已經跟我和樵斧做愛過了!同樣的,奶奶爺爺和小茜莉雅也做過了同樣的事了!」

爺爺說了:「嗯那現在你的結論呢?」

「嗯,我跟樵斧小茜莉雅想說,既然大家都已經做愛過了,為什麼不在這最後的一夜,開一個無遮大會?」

「這真是一個好辦法。每個人都可以和他們還沒作愛過的對象來做愛。除此之外,在這最後一夜,大家能想到更刺激的事嗎?」

大家只是靜靜的看著富來。

終於奶奶站了起來,走向富來:「聽起來相當不錯。富來,你怎麼不把你的大雞巴掏出來,讓大家欣賞欣賞呢?」

富來馬上地拉下拉鏈,掏出自己的大雞巴。奶奶蹲下了她的膝蓋,把自己孫子的褲子拉到了膝蓋,用她的嘴吞下了孫子富來的雞巴,並且轉動她的舌頭沿著陰莖輕舔到睪丸。

接著真大膽的站了起來,他朝著富來他們神秘的微笑著。

「如果媽媽是今晚唯一脫光衣服的人,而作她女兒的我,沒有脫衣服的話,我會被打入地獄的。」說完,她開始脫著自己的衣服。

「老爸,你為什麼不走過來幫我脫光衣服呢?這不公平,你都只把雞巴我的女兒和侄女,都不給我。」

爺爺笑著站了起來,走向自己女兒真,然後輕輕的解開她褲子的鈕扣。真輕輕的拉起自己的上衣,抬起自己的腿,讓她父親能很容易的拉下她的裙子和內褲。

爺爺和奶奶互看了一眼,真和富來也和眼神催促著大家,於是大家各自找著對像開始行動。

安安是整個身子偎上了森,不停的在他的脖子上親吻著,玉手也不停的在胸膛小腹和小弟弟上漫遊著。

志遠走向了侄女小茜,而阿姨蓉蓉與姨丈克心仍然站立在牆邊,衝擊和驚異的看著這景像。

現在富來是坐在沙發上,而奶奶繼續吸著他的雞巴。

真和爺爺赤裸的抱在一起,坐在富來旁邊。

樵斧和莉雅是意味深長的看著他們的雙親,然後一起走過去抱住了他們的腰。

他們起初是不開腔,不久樵斧打破了這沉默:「爸爸,你想去湊熱鬧嗎?」

「該死!你在說什麼?」克心厭惡的說:「他們竟然會做這種事,真丟臉!」

樵斧只是輕笑著,然後他的手漫不經心的隔著媽媽蓉蓉的襯衫,輕輕愛撫她的乳房。

「嘻,媽媽你看富來的那根大雞巴,那根曾讓你欲死欲仙的雞巴,現在正在奶奶的嘴裡忙進忙出呢!」

克心不可置信的怒視著自己的妻子:「他媽的,你不要隨便造你媽媽的謠。」

「把你的髒手離開你媽媽的胸部。」克心很生氣將他的手推離開蓉蓉的胸部。

樵斧暗示了妹妹一眼,莉雅很快的站到克心的背後,用小手輕輕的愛撫他的胸膛:「來嘛!爸爸,大家都在做愛了,為何我們不加入呢?」

克心更加忿怒了,生氣的推開自己的女兒。

當他不注意時,樵斧的祿山之爪,又爬上了她媽媽的乳房。此時蓉蓉正舒服的享受著,她並不想推開兒子的手。

樵斧的一隻手也輕輕的引導著媽媽的手,來撫摸自己的雞巴。

克心環看著四周,樵斧趁他不注意時,把媽媽蓉蓉和自己的剝光了,然後帶著媽媽坐在安樂椅上。

現在蓉蓉是赤裸的坐在兒子的大腿之間,滾動她的舌頭沿著他的雞巴和撫弄他的睪丸。

莉雅又再次的把嬌軀貼上了父親的背部。

「幹什麼你,快走開!」

「來嘛!爸爸,我知道你想要加入他們的。」莉雅誘惑微笑的說著:「你不能否認,你的雞巴已經非常硬了吧!我能從你的褲子感覺到它的堅挺。」

克心轉頭看著自己女兒:「小姐,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

莉雅輕笑著脫掉的上衣,然後慢慢地移動她的臀部,開始解開她的牛仔褲。

莉雅用她生平最誘惑的聲音說道:「爸爸,我知道你想幹我的!」

莉雅慢慢的把褲子滑下她的腿,搖動著她的臀部和乳房,跳著最誘惑的艷舞。然後她轉頭彎下的身體,高高的抬起臀部,用二根手指一面搖動屁股,一面朝著父親慢慢的脫下自己的小內褲。

克心只是呆呆的看著自己的女兒,艱難的嚥著口水,感覺自己內褲裡的老二快爆炸了,只是他心裡拒絕承認是因為看到女兒裸體的關係。

他試著放鬆心情轉頭看看四周。但更糟糕的,每一個角落都有人在做愛。

森現在仍然坐在沙發上,而安安卻已坐上他的腿,用小穴猛烈而衝動的幹著他的雞巴。

克心不由自主的看著安安的陰戶。

安安看見了克心在注視著她的陰戶,故意魅惑的舔的自己的紅唇,招呼富來過來躺在沙發上。然後媽媽真也爬了上來,深深的用小穴坐上了富來的雞巴。

爺爺也站到了沙發的旁邊,幹著女兒真的屁眼。

奶奶已經加入了小茜和志遠這一組,躺在沙發前面的地板上。

奶奶訝異的轉頭看了看女婿克心,然後看著他的妻子和兒子。

現在樵斧正把媽媽放在安樂椅上,自己跪在地板,頭深深的埋在蓉蓉的大腿之間。不斷輕咬她的陰核,並用二跟手指在媽媽的陰戶裡的進出著。

克心不能置信的看著自己老婆的臉。他從未曾在自己老婆的臉上,看過如此淫蕩的表情。然後他轉頭看著自己女兒莉雅。

只見莉雅不斷的在父親面前獻媚著,一手抓著自己的乳房,一手慢慢的伸到自己的陰戶。當她把中指插入自己的小穴時,不斷的氣喘著,手指拉出時,可看見白花花的愛液。

她已經知道父親有點心動了,於是她更大膽的躺在父親面前的地板上,大力的分開自己的腿,把自己的陰戶呈現在父親面前,然後用雙手用力的把膝蓋緊貼著乳房。

「爸爸這就是莉雅的陰戶,隨時準備讓你玩弄的陰戶。你知道的,你想要女兒的。」

其他人也停下了動作:「克心,快啊!」

「你在遲疑什麼呢?你為什麼不加入我們呢?」

「爸爸,我知道你想用大雞巴肏入女兒的小穴的……」

克心只是無言的凝視著他的女兒赤裸的身體。他知道他忍耐不住了,他是如此迫切的想要去品嚐它。

最後他終於屈服。

莉雅笑了。

克心猛然把他的雞巴大力的插入女兒莉雅的小穴,跟自己的父親性交,這帶給莉雅相當大的興奮。莉雅馬上到達頂點,不斷吶喊大聲尖叫著。

幾乎相隔不久,莉雅又有了第二次高潮,這次克心也射出了精子。莉雅和父親同時崩塌在這地板上。

莉雅從自己的陰戶挖出精液,不斷的塗抹在自己的皮膚上,同時輕舔手指剩下的精液。

然後她看向哥哥樵斧和媽媽蓉蓉這一對,媽媽是坐在椅子上,而哥哥正不斷的用陽具在媽媽抽插著。

莉雅接著把頭轉向隔壁,她看到了爺爺。爺爺正把雞巴從女兒真的屁眼拔出,精液噴滿了她的屁股。

志遠是坐在躺椅旁看著。

奶奶和小茜,他們忙碌的69式性交,他們的嘴和手指是瘋狂的玩弄彼此。而安安仍然坐在森身上,猛烈套弄著。

「快……快……」安安不停的尖叫氣喘著。她很快的流出陰精。

小茜馬上接著的爬到這張安樂椅旁邊。

森很快的抱起安安,拔出了自己的雞巴,小茜馬上的把它含入嘴裡,吸出了精子。而安安不斷的在旁邊吸吮著小茜的乳頭。

此刻樵斧也已經把精液射滿了她母親的陰戶。

大家都不斷的氣喘著,準備著第二回合的性交。

蓉蓉看著自己的丈夫,克心也像犯罪似的看著自己的妻子。

「這種感覺很棒吧!」

「該死!我到底對自己女兒做了什麼?」

「老公!只要放輕鬆的享受就好,不要想太多。」

「此外,不論你承不承認,你的女兒已經是一個經過雨露滋潤,非常性感的女人了。」

克心轉頭看看女兒,輕輕歎息著:「我想你是對的,我只是嘴裡不承認吧了!當我看到兒子的雞巴在你的陰戶抽插時,起先我感覺激憤和厭惡。但後來我覺得非常興奮。」

蓉蓉笑著說:「這以後在我們的家庭中會常常發生的,我們以後一定會有一個全新的性生活的。老公,相信我。」蓉蓉輕輕的親吻著老公的臉頰。

這時候大家都已找好了伴侶,準備第二回合的性交了。

小茜走向了姨丈克心,他仍然是害羞的背靠著牆壁,彎曲著雙腿,來掩飾著自己的老二。

「姨丈,你介意跟我做愛嗎?」

「喔……不會!」

小茜輕笑得分開了他的膝蓋,然後慢慢的吸著他那萎縮的雞巴,直到他的老二又再次的硬挺起來,然後她慢慢的坐上了姨丈雞巴。

而這時蓉蓉,也大膽的把肉體貼上了森。

「森我早就想感覺你的陽具插在我的嘴裡的感覺了。」

「好妹子,我這根棒棒糖,你隨時都能吸的。」森笑著說。

蓉蓉把森的雞巴吸入了自己的嘴,並一手撫弄他的睪丸,而森也輕撫著她的陰核。

森的雞巴很快的又堅硬如鐵了,蓉蓉不斷的用著舌頭輕舔他的陰莖。而志遠是正坐在躺椅上,真正在吸吮他的雞巴。

她的頭正不斷上下快速擺動著,上上下下輕舔著。

爺爺坐在真的旁邊,女兒安安是正坐在他的膝蓋上,用小穴猛幹著他的雞巴。而爺爺則貪婪的吸取和舔著安安的左乳。

安安很快的開始呻吟和輕哼著然後尖叫,馬上就達到第一次高潮。

而奶奶和莉雅是躺在地板上,彼此熱情親吻愛撫著,並用大腿摩擦著對方的陰戶。

富來和樵斧有趣的看著她們,富來的雞巴上,仍然還帶著蓉蓉閃閃發亮的口水呢!

而森這時也把蓉蓉抱起放到躺椅上,他讓她跪坐著膝蓋,用屁股朝著自己,用雙手抱緊了她的臀部,慢慢的把雞巴插入她的陰戶裡。當蓉蓉開始輕哼氣喘時,他又拔了出來,慢慢的插入她的屁眼裡,並伸出了雙手猛抓她的乳房。再用手指緊夾她的乳頭,雞巴猛力的抽插她的小屁眼。

而志遠正用舌頭輕舔著真的小穴,然後插入二根手指猛撞著她的陰戶,然後用牙齒輕咬著陰核。

而真也猛抓著自己妹妹安安的乳房。

爺爺看到旁邊森正在插著自己女兒蓉蓉的屁眼也心喜難耐。他決定也要插插女兒安安的屁眼試試。

「乖女兒,你為什麼不掉頭呢?如此爸爸才能幹你的屁眼。」

安安笑著說:「好像不錯的樣子!」

於是她調轉頭,用背部對著爸爸,坐在他膝蓋上的屁股,臀部開始慢慢的往下降。

爺爺也握準自己的雞巴引導它慢慢的插入安安的屁眼,而安安也放鬆自己的肌肉,感覺屁眼緊夾著雞巴。安安上上下下猛幹著雞巴。

而克心和小茜也改變了姿勢,小茜現在正躺在地板上。克心先用龜頭撐開了她那粉紅的小陰唇,然後馬上猛力抽插著小茜的陰戶。

小茜用大腿緊緊的夾住克心的臀部,也主動的用小穴猛撞著克心的雞巴。

這時森仍然是繼續在幹著蓉蓉的屁眼。他們配合得相當好,只要森一插入,蓉蓉就開始沿磨自己的屁股。不一會兒森就射精在蓉蓉那緊暖的屁眼裡。

而樵斧和富來現在正在奶奶和莉雅的屁眼裡努力著。莉雅和奶奶仍然熱情的愛撫著,很快的奶奶有她的第三次高潮。

而志遠和真仍然在熱情的做愛著。

志遠握著真的腳踝,大力的分開她的大腿,猛力的撞擊著,不久志遠感覺自己快射精了,他馬上從真的陰戶裡,拔出了自己的雞巴,噴射在她的臉上。

「嗨!大家聽我說。」每個人不禁都抬起了頭來。

「我有一個主意,為了確保每一個人都有跟其他的家族成員性交過,女人們排成一排趴在地上,而男生們也在成一排,一個一個性交過去,每個女人插十下,然後輪流下去,直到射精。

「好啊!好啊!」

於是女生組由長至幼,依次是奶奶、真、安安、蓉蓉、小茜、莉雅,都趴在地下,高高的抬起屁股,等待男人的滋潤。

而男生方面,則由爺爺領軍,一個個抽插了過去,一時淫聲浪語不絕。

等到大家都完事了,於是各自夫妻輕鬆的坐在一起欣賞著晚霞。

森是坐在沙發上,真坐在他的膝蓋上,而克心和蓉蓉坐在他們旁邊。

樵斧、富來、小茜、和莉雅,打破了沉默。

「我們四個人對這最後一晚的安排,各位還滿意嗎?」

克心馬上說了:「真是太棒了!」

「老頭子開竅了!」蓉蓉取笑著說。

樵斧歡呼道:「YA!爸爸你真開明。爸爸,我回家能繼續跟妹妹、媽媽做愛吧!」

「嗯……但那要等我們回到家。」

「啊!爸爸,你太好了。」莉雅也接著說。

「從今天起我們在家裡可以公開的做愛了。」蓉蓉也興奮的說。

「我真期盼在我們家裡也能這樣。」森正用手指愛撫著老婆真的陰戶。

「我早就幻想著在許多地方做愛了!從此再也不用局限在臥房裡了,浴室、客廳、臥房等我都想試試看。」真笑著說。

接著爺爺說了:「那你們這些男主人們有沒有什麼願望?」

森笑著說:「我想要讓我女兒上半身穿著學生制服,下半身脫光,當她在跟男朋友講電話時,把雞巴插入她的小穴。」

「哇!」

富來也接著說道:「我要媽媽每天吸著雞巴叫我起床,當我回到家跪在地上吸著我的雞巴歡迎我。」

「這也不錯!那志遠你呢?」

「我想訓練我家那只來福,幹我老婆,免得我老婆老是埋怨我不在家。」

安安臉紅著輕打著老公,爺爺羨慕的看著安安。

「那克心,你呢?」

「我想每當和老婆女兒一起出去時,就在她們陰戶裡放入遙控跳蛋,只要她們對那個男人拋媚眼,我就讓開啟它們。」

「厲害!厲害!」

樵斧接著說道:「我只想和爸爸比賽,誰能先讓媽媽或妹妹懷孕。」

「這倒深得我心。」

此時小茜用那豐滿的乳房,不斷的磨蹭著爺爺。

「爺爺換你啦!換你啦!」

「快點講啦!」

「我最想做的跟樵斧一樣,志遠也太不像話了,竟然還沒讓安安懷孕,我看只有我來代勞了!」

「啊!爺爺,我想到一個好主意。」

「什麼主意?」

「我們半年後的家庭聚會,由我們這些男人來拚命的灌溉這些女人,沒有懷孕的不准離開。」

「好啊!好啊!」男人們高舉雙手贊成。

而女人們只是輕笑斥罵著。

於是大家一起驅車離開,渴望著下一次家族聚會的來臨。



上一篇:上了小媽 下一篇:怪人上了我姐姐

站点申明:我们立足于美国,对全球华人服务,受美国法律保护。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建立镜像。

男人宫廷 警告!如果您未满18岁或被误导来到这里,请立即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