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強暴虐待 » 夢如聖潔
夢如聖潔
夢如緊緊的夾緊雙腿,像是拚命的抵抗陌生手指的侵入,但也於事無補。色情的手掌已經籠罩住了她的陰部。卑鄙的指尖靈活的操縱著,無助的門扉被色情的稍稍閉合,又微微的拉開。指尖輕輕的挑動著,溫熱柔嫩的花瓣被迫羞恥的綻放,不顧廉恥的攻擊全面的展開。

貞潔的門扉被擺佈成羞恥的打開,稚美的花蕾綻露出來,好像預見自己的悲慘,在色迷迷的侵入者面前微微戰抖著。粗糙的指肚摩擦著嫩肉,指甲輕刮嫩壁。花瓣被恣情地玩弄,蜜唇被屈辱地拉起,揉捏。粗大的手指擠入柔若無骨的蜜唇的窄處,突然偷襲翹立的蓓蕾。夢如下腹部不自主地抽搐了一下。火熱的手指翻攪肆虐。不顧意志的嚴禁,純潔的花瓣屈服於淫威,清醇的花露開始不自主地滲出。

女人是經不起愛撫的,就像男人經不起誘惑一樣。花唇被一瓣瓣輕撫,又被淫蕩的手指不客氣地向外張開,中指指尖襲擊珍珠般的陰蒂,碾磨捏搓,兩片蜜唇已經被褻玩得腫脹擴大,嬌嫩欲滴的花蕾不堪狂蜂浪蝶的調引,充血翹立,花蜜不斷滲出,宛如飽受雨露的滋潤。

此時,傑理停止了所有的動作。迅速的把裹在他身上的內褲脫掉,露出了他那骯髒的性器。雖然還沒有完全的勃起,但也感到十分的巨大。

天啟握起了自己的拳頭。一個陌生的男人在他的床上,露出了猙狑的性具,躺在幾乎是裸露的嬌妻旁邊,使他感到男人的自尊被無情的踐踏了。他靜靜的等待著,似乎要等待到那一刻,那千鈞一髮的時刻,他就揮動雙拳去維護他作為男人的自尊。但他又在不停的問自己:「到那時我真的會叫停嗎?」這個問題他自己也不會回答。

夢如的雙狹已經緋紅。肌膚也呈現出白裡透紅的顏色,就像剛撥了皮的雞蛋一樣。本已豐滿的乳房早已脹得鼓鼓的,就像充滿氣的皮球一樣,繃得緊緊的,看起來更加的圓滿。本是微微下陷的乳尖也高高的翹了起來,就像粉紅色的寶石一樣滾鑲在潔白如玉的乳房上。乳頭和乳暈也由原來的暗紅色變成了粉紅色。整個人看上去是如此的協調、均勻、艷麗,沒有一點的瑕疵,就像一個完美的藝術品一樣。

傑理輕輕的拉開夢如本是緊湊在一起的雙腳,生怕會驚動夢如一樣。夢如本是夾緊的雙腿此時顯得如此無力,輕輕一掰便向兩旁分開,露出了小T字內褲包裹著的女性神秘地帶。

傑理並沒有脫掉夢如那狹窄的內褲,而是把他那粗大的龜頭頂在了夢如那狹窄的方寸之地,擠刺夢如的蜜源門扉,夢如全身打了個寒顫。粗大的龜頭好像要擠開詩晴緊閉的蜜唇,隔著薄薄的內褲插入她的貞潔的女體內。傑理的雙手再次去襲擊她那毫無防備的乳房。豐滿的乳房被緊緊捏握,讓小巧的乳尖更加突出,更用拇指和食指色情地挑逗已高高翹立的乳尖。

貞潔的蜜唇被粗壯的火棒不斷地擠刺,純潔的花瓣在粗魯的蹂躪下,正與意志無關地滲出蜜汁。醜惡的龜頭擠迫嫩肉,陌生的稜角和迫力無比鮮明。無知的T字內褲又發揮彈力像要收復失地,卻造成緊箍侵入的肉棒,使肉棒更緊湊地貼擠花唇。緊窄的幽谷中肉蛇肆虐,幽谷已有溪流暗湧。成熟美麗的人妻狼狽地咬著牙,盡量調整粗重的呼吸,可是甜美的衝擊無可逃避,噩夢仍在繼續。

傑理輕輕一拉夢如腰間的綁帶,夢如身上僅存的一丁點遮羞布像被折斷的蝴蝶翅膀一樣,散落在床單上。傑理有意無意的把夢如的內褲向天啟的方向一拋,天啟便接住了。夢如流露出來的愛液把小T字型的內褲的底部都濕潤透了,上面還留著女性的芬芳。

所有的障礙已經掃除。妻子神秘的三角區地帶也已經盡映入色魔的眼中。夢如的陰毛很多也很濃,但卻長得相當的整齊,就像修剪過一樣躺在陰戶上,一直伸延到陰道口,把整個重要部分都遮蓋住。兩片蜜唇已經被褻玩得腫脹擴大,再也遮蓋不住那粉紅色誘人的狹窄肉壁了。

哇,天啊。從沒見過如此巨大的物體。傑理的性具已經完全的勃起,就和他一米八八的身材成正比一樣。巨大的龜頭宛如嬰兒的拳頭般,粗長的黑色性具就像一條燒焦了的木棍一樣生長在他的跨下。只有那充了血的龜頭稍微白一點,但也是褐色般接近黑色。

天啟更是緊緊的握住了拳頭,他感覺到自己的手心已經不停的冒汗。此時他的心裡又是緊張,害怕,又是好奇。他從沒見過這麼巨大的陰莖,更不敢想像一會兒他是怎樣進入夢如那狹窄敏感的女體內。他也從來沒見過夢如和別的男人做愛,她的反應又會是怎樣的呢?他又害怕如此巨大的東西夢如會承受不了。難道就這樣把妻子聖潔的身體給他,難道就這樣讓他區糟蹋妻子那脆弱的心靈。

[不,不可以這樣],天啟從心裡吶喊。夢如是如此的保守,女人的貞潔觀念在她的腦海裡是如此的根深蒂固,她是絕對不可能接受另一個男人的。雖然她現在還在堅持著,但她全都是她心愛的人在付出。天啟相信等到重要的關頭,夢如一定會停止這場鬧劇的。只要夢如一提出,自己就馬上衝上去,去捍衛自己的尊嚴,去保護嬌小的妻子,什麼後果他都已經不會再去理會了。所以天啟還是決定等,等待妻子的叫喚。

巨大的性具開始慢慢的靠近妻子聖潔的門扉,龜頭的尖端已經穿越的濃密的黑森林,處碰到純潔的花瓣。所有的藩籬都已被摧毀了,赤裸裸的陌生陰莖直接攻擊夢如同樣赤裸裸的蜜源。

傑理並沒有更過火的動作,只是輕輕的挨住芳草園的秘洞口。

粗大的手指再次擠入狹谷撫弄著頂部,更開始探索那更深更軟的底部。用手掌抓住頂端,四支剩下的手指開始揉搓位於深處的部份。羞恥的蜜唇只有無奈地再次忍受色情的把玩。粗大的指頭直深入那看似無骨的花唇的窄處,將它翻開並繼續深入更深的地方,最敏感的小珍珠被迫獻出清醇的花蜜。色情的蹂躪下,幽谷中已是溪流氾濫。陌生男人的指尖輕佻地挑起蜜汁,恣肆地在芳草地上信手塗抹。脈動的碩大龜頭微微的向前挺進緊緊頂壓在水汪汪的蜜洞口磨碾,去挑動那敏感的小珍珠。

傑理的陽具已經突破第一道防線,嬌嫩的兩片蜜唇無奈地被擠開分向兩邊,粗大火燙的龜頭緊密地頂壓進夢如貞潔的肉洞口,赤裸裸的嫩肉被迫接受著肉棒的接觸摩擦,

聽憑陌生男人盡情地品享著自己嬌妻少女般緊窄的肉洞口緊緊壓擠他那粗大龜頭的快感。運用他那巧妙的手指,從夢如的下腹一直到大腿間的底部,並從下側以中指來玩弄那個凸起的部份,好像是毫不做作地在撫摸著,再用拇指捏擦那最敏感的部位。

夢如貞潔的蜜唇已經屈辱地雌服於陌生男人粗大的龜頭,正羞恥地緊含住光滑燙熱的龜頭。指尖不斷的去襲敏感的花蕊,嫩肉被粗大的龜頭壓擠摩擦,化成熱湯的蜜汁,開始沿著陌生的龜頭的表面流下。龜頭的尖端在花唇內脈動,可能會使夢如全身的快感更為上升。

傑理再次微微的挺進,巨大龜頭的尖端已經陷入蜜唇深處的緊窄入口,貞潔的蜜唇也已經緊貼粗大的龜頭。粗大的龜頭死死的頂住夢如濕潤緊湊的蜜洞口,盡情地品味著蜜洞口嫩肉夾緊摩擦的快感,不住地脈動鼓脹。雖然還沒有插進,但也已經是性具的結合,此時已經和真正的性交只有毫釐的差距了。

[快點叫停止,夢如。我不希望你這樣的忍辱負重。]天啟急得快要叫出口來,此時他想起妻子對他說過的話來。他已經害怕夢如真的會為他犧牲一切,更有點後悔自己的決定。

夢如已經在那無法平息的情慾中抖動。她不斷的調整自己沉重的呼吸,不斷控制自己官能上的刺激。但她已經感到陌生體尖端的侵入,甚至已經感覺到整個龜頭的形狀。

[好像比天啟的龜頭還要粗大],當一想到天啟的時候,夢如那接近謎幻的神智頓時清醒了少許。一種熟悉的聲音從她的心裡吶喊了出來,[不,不可以就這樣讓他插進。不可以就這樣失貞給他。那種膨脹、發燙、甜蜜和瘋狂的感覺只能屬於自己的愛人。自己寧願不要安逸的生活也不要失貞給他,更不能背叛天啟]。想到愛人,夢如好像恢復了一點力氣。她使勁的往床頭的方向挪動。使結合的性具分開,呼喚著天啟。心裡則向神祈求,一定要讓天啟在房間裡或一定要讓天啟聽見自己的呼喚。不然她不知道這麼辦才好。

天啟聽到了妻子的呼喚,頓時清醒起來。奔向床頭關心的問:「什麼事?夢如。」

聽見了愛人的聲音,夢如睜開了緊閉的雙眼。看見天啟正用一種焦慮、疑惑、迷茫的眼神看著自己。想到自己的丈夫是怎樣深愛著自己,想到自己曾答應過他的種種要求,想到天啟是如此的珍惜這次機會,為什麼自己就不能為他犧牲一點東西時,夢如又把想說的話吞到肚子裡去。一連幾個「我…我…」也沒有說出來。

夢如看著天啟,心裡不斷的盤算著該如何把自己想說的話告訴天啟。時間就好像凝聚在三人的對視之中。似乎大家都不敢打破這僵局。  

突然夢如感到一絲的不協調,有人已經按耐不住了。一條狂燥不安的物體正向自己的下體慢慢的靠近。

[不。不能讓他在靠近,不能再讓他再碰到自己清白的身體,更不能讓他奪去自己聖潔的貞操。]本能的防衛反應使夢如準備用手去遮擋住自己的私處,但陰差陽錯的卻一下子握住的傑理的陰莖。

炙熱,堅挺,粗大,雄厚結實而且青筋暴露。第一次握住除丈夫以外的另一條男性的象徵體使夢如感到滿臉羞紅。但隨即靈光突現,卻使夢如一下子想到了該如何向天啟隱晦的表達自己的想法。

[天啟,這幾天不行。這幾天不是很安全,他又沒有戴避孕套。]說完夢如更是感到臉龐像是火燙一樣羞紅,她希望天啟能明白自己的想法,馬上停止這場不應該發生的鬧劇。
但夢如的話卻使天啟再度陷入迷茫的沉思當中。他感覺到夢如的語氣中帶有一絲的請求和一絲的堅定。難道夢如真的已經決定為自己付出了嗎?不然的話她怎麼 會說這樣的話呢?自己應不應該喊停止呢,如果自己叫停止,夢如之前的付出那不是白費了,傑理的便宜不是白佔了?衡量這兩者之間的得失,再仔細參透妻子的要求。

天啟突然明白了。[對,夢如說得對。叫傑理用避孕套。用了避孕套就可以避免肉體上得直接摩擦,也可以避免傑理那骯髒得液體停留再夢如純潔得女體內。嚴格的來說,這樣的性交可以不算是一個完整的性交,也將夢如的損失減少最低,自己起碼也可以接受。再說,夢如這幾天也的確不是那麼安全,這樣得要求傑理應該會答應的。]

天啟用一種充滿愛意和感激的目光看了夢如一下,提起勇氣對傑理說:「傑理,我妻子這幾天不方便,請你用避孕套。」 6park.com
夢如聽到天啟的話後,臉色頓時煞白。她似乎此時才明白到剛才自己的話好像又點不對。

看到傑理搖了搖頭,攤了攤手。天啟就明白傑理身上沒有避孕套。天啟苦笑了一下,其實他心裡明白又有那個男人喜歡那一層薄薄的隔膜呢,就連自己也十分的討厭。於是他再次把目光移向夢如。

夢如此時好像完全明白了天啟的決定和想法,搖了搖頭輕輕的說:「我也不是很清楚,你去床尾的抽屜裡看看。」

夢如的確不是很清楚家裡還有沒有避孕套。只記得三個月前她就沒有買有關避孕的任何東西了。此時她心裡還在期待這如果沒有的話,天啟會終止這次的要求。

天啟用顫抖的手去拉開抽屜,但事實卻又給他出了個難題。難道這一切都是天意,難道這是上天安排這個男人來真實的奪去妻子的貞操。我該不該放棄這次交易呢?這一切又使天啟陷入痛苦的思考當中。他緊緊的再次握緊拳頭,想說些什麼,但又沒有說出來。於是咬緊雙唇,看著床上發生的一切。  

夢如看見自己的丈夫沮喪、無奈的站在後面一言不發後便再次悄悄閉上了眼睛。眼淚不由自主的再次重眼眶了滲透出來。剛從新組織起的防衛也接近崩潰的邊緣,但夢如的手還是牢牢的握住傑理的性具。

[不行,絕對不行。這幾天不安全,沒有避孕措施是不行的]。夢如在心裡吶喊著。

傑理用舌頭去舔乾流淌在夢如臉上的淚水,雙唇輕吻夢如的臉龐,慢慢的吻向夢如的耳根,在夢如的耳朵旁溫柔的說:「放心吧,夫人。我是一個很負責任的男人。」

[這句話是什麼意思?難道是說他不會在自己的體內射精嗎]?夢如想著。
可能就是這一句話使夢如的防線徹底的被摧毀了。夢如感到自己手上的力量已經無法抵擋那儲積以久的力量。粗大、炙熱的物體穿越了她的手心再次徐徐前進。

夢如緊握的手慢慢的鬆開。她感到自己的手正無意的把傑理那骯髒的凶器引導到她的陰道口。夢如不想親自把那陌生的性具引進自己的體內。於是便鬆開了雙手。

她已經放棄了所有的抵抗。她已經決定了付出,為自己心愛的男人所付出。此時夢如就像一棵嬌嫩的小草,心甘情願的等待著暴風雨的襲擊。

已經沒有任何的力量可以阻擋悍匪的入侵。粗大的性具像鬆了獵犬一樣,準確無誤的向它的獵物方向推進。

傑理的陰莖可以說是完全的勃起來了。巨大的龜頭也膨脹到可怕的程度,正朝著妻子跨間那片濃密烏絲覆蓋著的狹窄幽谷間推進。

巨大的龜頭慢慢靠近,慢慢的穿透那片濕潤的黑色草原,陷入了那早已滋潤的沼澤裡。赤裸裸的陌生陰莖再次接觸到夢如同樣赤裸裸的蜜源,龜頭的尖端再次陷入那早已是泥濘的純潔幽谷當中。貞潔的蜜唇早已失去了防衛的功能,正羞恥地緊含住光滑燙熱的龜頭。龜頭的尖端再次去探索那雨後的幽香芳草地,蜜汁再度被迫湧出,淌滋潤了傑理地龜頭。

傑理粗大地龜頭開始在夢如地秘洞口進進出出,盡情地品味著蜜洞口嫩肉夾緊摩擦的快感,狹窄的神秘私處入口被迫向外微微擴張。

陌生男人一邊恣意地體味著自己粗大的龜頭一絲絲更深插入夢如那宛如處女般緊窄的蜜洞的快感,一邊貪婪地死死盯著夢如那火燙緋紅的俏臉,品味著這矜持端莊的女性貞操被一寸寸侵略時那讓男人迷醉的羞恥屈辱的表情。

粗大的龜頭慢慢的消失在天啟眼前,狹窄的女性私處入口已經被無限大的撐開,去包容和夾緊傑理的龜頭。

傑理的龜頭擠刺進那已經被蜜液滋潤得非常潤滑得的秘洞中,深深插入夢如從未向愛人之外的第二個男人開放的貞潔的蜜洞,純潔的嫩肉立刻無知地夾緊侵入者。粗大的龜頭撐滿在夢如濕潤緊湊的蜜洞,不住地脈動鼓脹。

夢如強烈地感覺到粗壯的火棒慢慢地撐開自己嬌小的身體,粗大的龜頭已經完全插擠入自己貞潔隱秘的蜜洞中。自己貞潔的蜜洞竟然在夾緊一個毫不相識的陌生男人的粗大龜頭,雖然還沒有被完全插入,夢如已經被巨大的羞恥像發狂似地燃燒著。

(「他要插進來了……老公,救救我……」)夢如在心裡吶喊著。  

天啟看著傑理的龜頭慢慢的陷入夢如聖潔的嫩肉中,扎進了妻子的體內。妻子那柔軟的神秘黑三角嫩肉地帶正讓一個陌生的物體緩緩入侵,那只屬於他的私人方寸之地已落入他人之手,那只為他提供私人服務的場所此刻也被迫為別人提供著同樣的服務。  

天啟感到一絲絲的絕望,他在心裡吶喊著,[夢如,不要。快停止]。然而房間還是死寂般的寧靜,兩人都沒有將自己心裡最想說的話叫喊出來。最終的得益者只有一方



上一篇:誘騙處女 下一篇:處女被醫生XXX

站点申明:我们立足于美国,对全球华人服务,受美国法律保护。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建立镜像。

男人宫廷 警告!如果您未满18岁或被误导来到这里,请立即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