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生活奇遇 » 朋友的漂亮女友
欣虹的身子似乎也產生出了反應,不但愛液越來越多,全身都變得鬆軟和順 從,瑩白的肌膚在瞬間似乎也光彩明豔起來。她已經成為沐浴在性愛風暴中的溫柔聖女了。

我的下腹開始覺得飽漲難忍,我皺緊了雙眉繼續狠狠的抽插著,享用著 難得的完美獵物。我動作越來越快,用力也越來越猛,伴隨著“吭哧、吭哧” 的喘氣聲,我已經到達了高潮。

我猛的將欣虹的身子自床上抱起,用盡了力氣把肉棒深深地插入欣虹的宮頸 當中。一聲?喊,滾燙粘稠的精液如同千軍萬馬馳騁在草原一樣在此激射入欣虹的體 內。精液不斷地從龜頭射出並湧入欣虹細嫩的蜜壺,?時間佈滿了蜜壺內的各個 角落。多餘的精液從欣虹的秘道口源源的流出到陰阜、菊輪和大腿根上,很快變 成了灰白的斑跡。粗大的肉棒馬上萎小下來,我帶著疲倦和滿足撲倒在欣虹雪 白嬌美的胴體上……

欣虹是從昏睡中醒來,感覺到了下體刺骨的疼痛。她猛的睜開雙眼, 馬上被眼前的景像嚇呆了:自己赤身露體的躺在臥室 裏,渾身上下的衣物全都不見了,她慌忙將蓋在下身的被單扯過來護住胸前,她看到了自己下身的斑斑汙跡和落紅 片片,她想到是我送她進放,她終於明白了怎麼一回事:她被小處男迷奸了!

羞愧、憤怒、悔恨交集,欣虹恨不得將身邊這個奪去自己初夜權 的男人剁成肉醬。然而一個不可回避的現實是她已經被一個她曾經那麼信任的男 人粗暴地玷汙了,欣虹忍不住掩面哭泣起來。

突然欣虹想到丁乾有沒有加入,自己是被小處男一人迷奸還是遭到輪奸,有沒有被拍裸體錄像。
她發現茶幾上有一長張紙條。“親愛的欣虹,我終於得到你的處女身,我會終生記住今晚,我們一起為今晚發生
的一切保密。 小處男。”

那晚後我與丁乾、小芝、欣虹、明竹失去聯絡。明竹不久回過,與欣虹結婚,婚後小倆口很恩愛, 但明竹以事業為重,經常出差,欣虹受到冷落。欣虹就會想到生命中的第一個男人----我 一天傍晚,欣虹打電話請我陪她,到了她房間後發現門虛掩,進了門後,見欣虹一絲不苟、玉體橫陳在床上。

只見她長直的秀髮披下肩頭。似水柔情的美眸凝視著我,微薄的小嘴 微張,好似期待著我去品嘗。奶白的玉頸下是圓潤光滑的 肩臂,胸前挺立著凝脂般的秀峰,纖腰一握,小腹上是那粒誘人遐思 的小玉豆,豊美圓滑的俏臀向上微趐,那雪白渾圓的玉腿 顯得修長。

她溫順如綿羊的仰起吐氣如蘭的檀口,我毫不猶豫的把嘴蓋在那 兩片香膩的柔唇上,我倆的舌尖輕揉的交纏,彼此都貪婪的吸啜著對 方口中的香津玉液。

我胯下呈仰角狀的大龜頭抵在她小腹下濃黑密叢中那兩片油滑粉潤 的花瓣上。她一手扶著我的肩頭,抬起一條柔若無骨的玉腿向後環繞 掛在我的腰際,濕淋淋的胯下分張得令人噴火。欣虹另一手引導著我約 有雞蛋粗的堅硬大龜頭趁著蜜液的濕滑刺入了她的花瓣,我深吸一口氣,抑制著內心澎湃的欲浪, 將那已經脹成紫紅色的大 龜頭觸碰到她胯下已經油滑濕潤的花瓣,龜頭的肉冠順著那兩片嫩紅的花瓣縫隙上下的研磨,一滴晶瑩濃稠的蜜汁由粉豔鮮紅的肉縫中溢
出,我的大龜頭就在這時趁著又滑又膩的蜜汁淫液,撐開了欣虹的鮮嫩粉紅的花瓣往裏挺進,感覺上那腫脹的大龜頭被一層柔嫩的肉圈緊密的包夾住。

在柔嫩濕滑的花房壁蠕動夾磨中,近十八公分長的粗陽具已經整根插入了她緊蜜的花房。

「小處男,你真的……好棒……呃…………」 豔絕天人的欣虹那雙醉人而神秘靈動的眉眼此時半眯著,長而微挑睫毛上下輕顫,如維納斯般的光潤鼻端微見汗澤,鼻翼開合,弧線優美的柔唇微張輕喘,如芷蘭般的幽香如春風般襲在我的臉上。

我那顆本已悸動如鼓的心被她的情欲之弦抽打得血脈賁張,胯下充血盈滿,脹成紫紅色的大龜頭肉冠將她那陰埠賁起處的濃密黑叢中充滿蜜汁的粉嫩花瓣撐得油光水亮。

強烈的刺激使欣虹在輕哼嬌喘中,纖細的柳腰本能的輕微擺動,似迎還拒,嫩滑的花瓣在顫抖中收放,好似啜吮著我肉冠上的馬眼,敏感的肉冠棱線被她粉嫩的花瓣輕咬扣夾,加上我胯間的大腿緊貼著她胯下雪白如凝脂的玉腿根部肌膚,滑膩圓潤的熨貼,舒爽得我汗毛孔齊張。


我開始輕輕挺動下身,大龜頭在她的不久前還是處女的幽徑口進出研磨著,肉的棱溝刮得她柔嫩的花瓣如春花綻放般的吞吐,翻進翻出。

她的修長的玉腿已經放下,倆人將手環到對方腰後摟住彼此的臀部,將兩人的下體蜜實的貼合。由於倆人是站著交合,欣虹光滑柔膩的粉腿與我的大腿熨貼廝磨,倆人再度急切的尋找到對方的嘴唇,饑渴的吸啜著,品嘗著。

在深沈的擁吻中,我輕輕的移動腳步,像跳著探戈舞步般,輕柔的,不著痕跡的將她帶向旁邊的桌子,陶醉在情天欲海中的欣虹這時身心都沈浸在我倆上下交合的無上享受之中,不知不覺已經被我帶到了桌旁。

我將下體用力一頂,堅挺粗硬的大龜頭立即撞到她子宮深處的蕊心,欣虹全身一顫,抱住我臀部的纖纖玉指下意識的扣緊,充滿淫液蜜汁的緊小蜜壺本能的急劇收縮,整根粗壯的大陽具被她的小蜜壺吸住動彈不得,兩人的生殖器好象卡住了。

「呃……小處男……你不要突然這麼用力……欣虹……受不了……呃呃……」

她雙目眼波流轉,媚態嬌人,全身肌膚微微泛紅出汗,嬌喘籲籲,雪玉茭白的胴體如蛇般蠕動著,緊膩的纏繞著
小處男不斷挺動的身軀,搖聳著雪白豐隆的臀部迎合我的攻勢。

纏在我腰間兩條細長卻柔若無骨的美腿突然在陣陣抽搐中收緊,像鐵箍一樣把我的腰纏的隱隱生疼。她胯下賁起的陰阜用力往上頂住我的恥骨,兩片花瓣在急速收縮中咬住陽具根部。

「就這樣!頂住…小處男…就是那裏……不要動……呃啊……用力頂住……呃嗯…………」

她兩頰泛起嬌豔的紅潮,在粗重的呻吟中不停的挺腰扭著俏臀聳動著陰阜磨弦著我的恥骨。

在她指點下,我將大龜頭的肉冠用力頂住她子宮深處的花蕊,只覺得她子宮深處的蕊心凸起的柔滑小肉球在她強烈的扭臀磨弦下像蜜吻似的不停的廝磨著大龜頭肉冠上的馬眼,強烈交合的舒爽由被包夾的肉冠馬眼迅速傳遍全身,剎時我的腦門充血,全身起了陣陣的雞皮。在此同時一股股濃烈微燙的陰精由欣虹蕊心的小口中持續的射出我大龜頭的肉冠被她蕊心射出的熱燙陰精浸淫的暖呼呼的,好象被一個柔軟溫潤的海綿洞吸住一樣。而她陰道壁上柔軟的嫩肉也像吃冰棒一樣,不停的蠕動夾磨著我整根大陽具,她的高潮持續不斷,高挑的美眸中泛出一片晶瑩的水光。

「小處男,你為什麼還不出來?」數波高潮過後的欣虹臉上紅潮未退,媚眼如絲瞧著鼻頭見汗卻猶未射精的小處男。

「欣虹,因為我天賦異稟,能控制精關,百戰不疲!」

我手掌抓住了她白嫩的秀峰玉乳,伏下身去一口含住了微微泛紅的乳珠,她的乳珠受到那有如靈蛇的舌尖纏繞及口中溫熱的津液滋潤,立時變成一粒硬硬的櫻桃。

「呃哼!你不要這樣,小處男。我會受不了的……你……呃…………」

我不理會她的抗議,一嘴吸吮著她的紅櫻桃。欣虹嫩白雙峰被我赤裸壯實的胸部壓得緊緊的,敏感的肌膚蜜實相貼,雙方都感受到對方體內傳來的溫熱,加上胯下堅挺的大陽具同時開始在她濕滑無比的窄小蜜壺中抽插挺動,使得她再度陷入意亂情迷之中。

「呃……小處男……你……你真是……哎呃……輕一點……嗯…………」

她也本能的挺動凸起的陰阜迎合著抽插,嫩滑的花房壁像小嘴似的不停的吸吮著在她胯間進出的大陽具。

兩人下體緊密結合得絲絲不漏:一根粗長黝黑的肉棒,在欣虹雪白粉嫩的修長美腿忽進忽出,入則盡根,記記貼肉,出則緩快交替,紅腫的龜頭有時全部退出那茵黑柔毛掩蓋的桃源秘處,有時則正好卡 在那因擠迫而噴張的兩片肥厚的大唇肉上。我兀自低頭勤奮地耕耘,我一手摟著 欣虹忽躬忽躺的腰肢,一手扒抓著她顫抖不已的肥嫩柔膩的雪臀,下身用力,肉棒抖動如狂,插得越來越深,抽得越來越急。

欣虹欲仙欲死的嬌吟浪叫,偶爾混合著粘濕肉棒抽插之際帶起的淫水飛起、滋滋動人的水聲,不由忽感渾身酥軟,宛似失去了全身的力氣,縱然 閉上眼睛,腦海裏亦全是那粗碩肉棒在鮮紅蜜壺中進入出沒的情景,揮之不去。

兩人此刻也到了緊要關頭,欣虹此時似乎完全迷失了自我般在小處男胯下蠕動迎合,嬌息喘喘,螓首左右搖擺,秀髮飛散,一雙星眸似開似閉,貝齒緊咬 的紅唇鮮豔欲滴,雪臀好似波浪起伏般連連扭聳旋頂,唇肉開合間還可見到在粗 大肉棒的擠壓下不停分泌的乳白淫液,點滴淋漓。

她正自不知如何是好之際,忽然只見我猛地向欣虹做一連串連環進擊,大肉棒抽插如風,噗滋聲不絕於耳,龜頭在欣虹熱燙的緊密小蜜壺內輕旋廝磨,藉 龜頭肉棱輕刮她的肉壁。突然,一波波快感欲浪如怒潮卷來,欣虹再也撐不住, 尖叫一聲,四肢鎖緊我身軀,一道熱滾燙辣的陰精湧出,我唔的一聲,龜頭受此沖激,蜜液得燙我全身骨頭都似酥了,精關震動,汩汩陽精怒灑而出……

我雙手猛然鬆開,任由瀉得渾身無力、昏昏濛濛的欣虹癱軟地倒在床榻之上,沈重的身軀猛然一沈,全部壓在那綿軟熾熱的酥柔嬌軀上,雙手一隻一個抓 住軟綿綿的乳肉,肆意地掐弄著.......

後記:我成了欣虹的地下情人,在明竹不在時由我陪欣虹共度巫山,不小心欣虹懷上了我的孩子,我勸她打掉孩子,欣虹不肯,明竹也不清楚,這樣明竹養了我和欣虹的作愛結晶。

漂亮女友, 朋友

站点申明:我们立足于美国,对全球华人服务,受美国法律保护。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建立镜像。

男人宫廷 警告!如果您未满18岁或被误导来到这里,请立即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