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生活奇遇 » 禽獸兒子將絲襪美母出賣下地獄
「你們城裡的娃子,還真是怪!」說這話的是一個衣衫襤褸,穿著破爛粗布工裝的男人,大概有五十多歲,地中海的髮型,僅有的幾縷頭髮胡亂搭在腦門上,衣服上滿是汙垢油膩,散發著惡臭。

「你們城裡娃子就是不如俺們村的,俺們村的娃子不會幹出這種不忠不孝的事來。」此時此刻的這個人,骯髒油膩的工裝褲子脫到了膝蓋,露出滿是腿毛的大腿,以及濃密陰毛遮蓋不了噁心刺鼻氣味的生殖器,上邊正套著一雙灰色超薄絲襪,已經生殖器分泌的液體沾濕,一雙手抓住絲襪上下在生殖器上按摩運動著。

「你是俺老漢來你們這裡打工,修修馬桶下水道,本來好好的,那會想到遇到你這種不孝的畜生,會給俺老漢跪下磕頭,竟然讓俺老漢來享用你媽的絲襪以及褲衩,還有奶罩,嗯……這奶罩真香……就像……仙女的味道。」說話間,他接過我從媽媽衣櫃裡找出來的一個黑色文胸,使勁湊在鼻子上聞著,或者像狗一樣嗅著更確切一些,同時不忘辱駡著我,而我雖然被辱駡心中有所不爽,但是更多的卻是被辱駡的羞恥感後帶來的神器的刺激快感。

「你看看你娘。真是仙女,但要真是仙女,又怎麼會有你這種不孝子,該不會你娘其實是轉世投胎的妓女吧,對,妓女上輩子給人日,活活日死了,遭報應有了你這個豬狗不如的狗娃子,對不對。」如此的辱駡,我早就忍不下去,但是身體卻因為他的辱駡不由自主的感覺刺激,脫口而出。

「是……是的……」

他聞夠了媽媽的胸罩之後,便跟絲襪一起套在雞巴上使勁擼著,然後慢慢的站起身,也不管腳上滿是汙垢的破爛工鞋,直接踩在了媽媽平時睡覺的柔軟天鵝絨被褥鋪蓋的大床上,留下一個個難看的汙漬腳印,正對著床頭正掛著的,媽媽與爸爸的結婚照,照片中的媽媽,高冷的表情依然如我常見一般,但是水靈靈的丹鳳杏眼當多了幾分笑意,畢竟是在人生重要的婚禮,染偏褐色的卷髮在照片中閃爍著絲綢般的光芒,嬌羞地藏匿在半透明的蕾絲頭紗當中,媽媽的丹鳳眼,配合著標準的名模一樣的瓜子面龐,以及粉色濕潤,如同出水櫻桃一般的櫻唇,在我眼裡,即使這麼多年見過不少漂亮女人,媽媽依然是我心中尤物的代表,白天鵝一般細嫩的粉頸下是一對雪白的呼之欲出的桃子一般的兩團嫩肉,即使被婚紗類似文胸所阻擋,但是深溝清晰可見。

而在這張照片中的爸爸明顯沒有媽媽那麼吸引人了,瘦弱的典型的富二代的爸爸即使正裝被媽媽這樣的尤物挽著手,但是依然難以讓人把他與男子氣概這幾個字產生聯想。

而現在,這個噁心的水管工正對著媽媽人生當中最美麗的影像,用他令人作嘔的生殖器,意淫著,擼著,他在給人修水管的時候,沒少進入城裡像我這樣有錢人家的家中,這些城裡人家幾乎無一不是男的有錢女人漂亮,他恨,恨透了城裡的男人與孩子,他覺得這些城裡的男人從不幹體力活,卻能夠有著大筆的鈔票花,有著仙女一般的女人可以隨意玩,玩完了一個還有一個,他恨,恨透了這個社會,這個害他窮苦一輩子的世界!要是有機會,他恨不得毀了每一個有著漂亮媳婦的家庭!每一個!

漸漸地,他擼自己雞巴的動作越來越快越來越快,然後,我清晰的聽到噗嗤一聲,套在他雞巴上的絲襪垂下來,上邊盛滿了噁心白色粘液,剛好滴在媽媽的枕頭上邊。剛射完的他近乎虛脫,一屁股坐在媽媽的枕頭上。

「狗娃子,老子告訴你,以後,我就是你的野爹,聽到了不?」說罷,這個人還對著結婚照上的媽媽的臉龐舔了舔,噁心的口水留在照片上。

「是……好的」明明是非常羞辱的事情,為什麼……我……我會完全沒有想要拒絕的想法?!

「那,狗娃,我是你爹,你娘就是俺老婆,對不?你該叫我啥?」他終於走下媽媽的床,收拾褲子。

「叫……叫你爹……爹……」我唯唯諾諾著,像一條搖尾乞憐的狗一樣。

「哎,狗兒子,這就對咯,你娘親的襪子,老子拿走就當個紀念,奶罩上也有老子的精華,不準洗,聽到不?等你娘親回來了,就讓你娘穿著帶老子精液的奶罩出去,知道不?」

「好……好的……爹……你說啥,就是啥。」我答應著。

「不錯,你媽是個不錯的騷逼,老子走了,不回去又不給老子結工資了。」

就這樣,野爹從家裡出門,我趕緊忙著收拾床上的爛攤子。

在野爹出門的時候,剛好在樓下遇到了準備等電梯的媽媽,雖然剛下班,但是那股子體香以及仙女容顏早就被野爹記住了,出電梯的時候眼睛死死盯著媽媽的絲襪高跟,一點都不在意媽媽的感覺,媽媽看到這麼個噁心的修下水道的在盯著自己,趕忙走進了電梯,並且白了他一眼「流氓。」然後關上了電梯。

本來這件事情就這樣過去了,如果沒有後續,我可能還會請更多人來玩弄媽媽的絲襪,對於媽媽長期的垂涎也就止步於意淫了。

幾個月後

「媽媽媽媽,就是這個。」我指著月臺上的一列火車說道。

「慢點,小亮,別著急,咱們趕得上的。」媽媽在後邊跟著我的聲音走著,今天的媽媽穿著一身碎花的露肩連衣裙,黑色超薄絲襪與白色細高跟在媽媽的美腿上簡直是絕配,由於出行,媽媽把一貫的長髮梳了個馬尾,偏劉海自然的垂在臉龐,看上去簡直如同在校的女生一樣年輕,隨著高跟鞋的噠噠聲,前往列車的一路上更是吸引了不少男人的羨慕目光。

這一次,是媽媽休了假期,準備帶我出國轉轉,由於是在一個沿海城市登機,因而喜歡旅行的媽媽打算我們一起坐火車到那個城市。

很快,登車,開動,售票員來換票,車廂很快就安靜下來,我們買的是硬臥,到目的地需要一天一夜的時間,本來想購買軟臥車廂,但是由於媽媽的粗心大意,出發這幾天的票已經一售而空。就只能做硬臥了。

我們隔壁車廂是一節農民工包廂,來送農民工回家的,有點吵鬧,而我跟媽媽所在的鋪就在他們車廂的隔壁頭,所以他們的喧鬧聲,打牌啊什麼的還是能夠影響到我的,媽媽睡在下鋪,我睡在對面的中鋪,一扭頭就能看到媽媽,讓我非常安心。

但是同時,在列車發動以後,我就感覺這群民工非常的不安生,總是來來回回的在車廂裡穿來穿去,要麼接開水要麼泡面,或者就是在連接處抽煙,我有點納悶為什麼他們不去自己的車廂,偏要來我們車廂接,列車開動後有幾次,他們抽煙飄來的煙味嗆到了媽媽,我去跟那些人說了下,她們才走開。

「小亮,以後要好好學習喲,不然,就跟他們一樣,成天又髒又臭,還討人嫌。」媽媽一邊教育我,一邊開大便攜電腦看電視劇。

「對的,媽媽,我記住了。」

可能是由於民工車廂味道太臭的關係,就連列車員在換票之後也少來這裡,零食小車也不來,他們清楚這群民工是捨不得在火車上消費的。

很快,時間來到黃昏,列車繼續賓士,車上的旅客也陸陸續續吃完晚飯,百無聊賴地,聊天的聊天,打牌的打牌,媽媽就吃了點餅乾跟水果,繼續看著電視劇。

我起身上廁所。

我上完廁所準備起身出門,這時候,我聽到廁所門外,幾個鄉下口音的人的聊天。

「咋樣,虎哥,那個妞,你覺得咋樣。」

「黑驢子,你真他媽不安分,不過別說,那妞看上去真不錯,哈哈哈!」

「咋樣,哥,整不整?」

「整!為啥不整!不過得等到晚上,白天人多!」

「對,晚上整,虎哥說得對,白天列車上條子也巡邏,列車員也是。」

「咱個不是怕,就是他媽車上人太多了,容易節外生枝。」

「虎哥當然不怕!哈哈哈,咱虎哥虎起來,咱們連著這車上的列車員一起玩了!哈哈哈哈!」

「少幾把扯蛋!藥還在不?」

「都在哪,虎哥,上次咱玩那個高中的小妞,真不賴。」

「媽的。一說就來氣,他狗日的爹欠咱們兄弟的錢,不還,咱們去玩他寶貝女兒,還敢咬老子雞巴。」

「那不是虎哥先插得人家屁眼子嗎,虎哥也是厲害,捅的屁眼子全是血,腸子都出來了。」

「得了你們倆,說起來,這妞你們處理咋樣了。」

「虎哥你不知道,你可苦了咱們兄弟幾個了,虎哥當時你走的早,不知道後來發生的事。」

「咋個了?」

「當時這妞的娘找上門了!還說什麼已經報警了!那會兒我跟二蛋子一個嘴一個屁眼子,玩的正爽呢,那老娘們一進門,嚇得我他媽都提前射了!」

「瞧你這點出息,然後呢。」

「當時我們也沒說啥,想著送上門的,老鴨子也是肉不是?就一起綁了玩了。」

「你小子真他媽會給老子來事啊。然後呢?」

「虎哥你還別說,這娘倆性子烈的很,當時為了防止她老娘逃跑,黑驢哥當著那小妞的面,把她媽的騷腿子從大腿根上給人躲掉了!」

「真的?這麼虎?黑驢子你可以啊,哈哈哈。」

「本來打算就算了的,誰知道這老娘越罵越起勁,剁了她大腿的時候那叫的誰雞巴殺豬一樣,還說什麼做鬼也不放過我們哥幾個,罵的可難聽啦,看來城裡的妞也不過如此,哈哈,還說什麼修養呢,我跟黑驢哥當時就火了,這妞說記住我們的臉了,剁了她狗腿都不能讓她停下,我就合計著,既然如此,你記住我們的臉,那我就把那婊子的眼球挖出來啦,一個塞進她的屁眼,一個塞進她生的高中小婊子屁眼子裡,哈哈哈,不過做完這些的時候,這老婊子離死也差不多了,我跟黑驢哥就乾脆按照殺豬的手法,把那老婊子剝皮剁碎了,大部分都丟給咱們工地那群看門的狗了,保證吃的乾乾淨淨的,條子想找也找不到的!」

「二蛋子你這事辦的可以,那那個高中的小妞呢。」

「虎子哥,高中那小妞當時看著她親娘被剁碎,就精神失常了,對著我跟黑驢哥又打又咬,我們想著反正也玩過了,爽過了,就乾脆宰了清理掉證據好了,黑驢哥也是絕,用她親媽的腸子把那小妞活活勒死了,哈哈哈哈,你是沒見,虎哥,那妞死前尿了一灘。」

「是,虎哥,城裡高中生妞的尿,又騷好喝!」

「他媽的!你他媽就好這口!」

「是啊,虎哥,當時我們就把兩個婊子處理了,肉能喂狗的喂狗了,剩下的骨頭什麼的,直接丟盡咱們工地的糞坑裡邊,到時候水泥一澆上去,誰也不知道,人間蒸發!哈哈哈。」

「二蛋黑驢,幾天不見長進了不少啊!哈哈哈哈!」

「都是虎哥教導的好!哈哈哈!」

「得了,這事就這麼算了,這次咱們看上這妞正點的多。」

「是啊虎哥,還帶個兒子的。」

「那小子跟城裡一群弱不禁風的娘娘腔一個德行,好搞定。」

「行,那你去跟車廂其他兄弟打聲招呼,咱們今晚上就用那個妞開葷!」

「虎哥就是夠意思!」

要不是我在廁所,在門裡邊聽著他們的談論,我估計早就嚇尿褲子好幾回了!但是我無法否認的是聽著他們的談論,我下邊的雞巴早就硬起來如同鋼管一般,我甚至……有點期待。

我懷著忐忑不安的心情回到自己的鋪位上,坐在窗子旁邊,想著剛才那幾個人的討論,一邊瞟視著斜靠在鋪位上,正在全神貫注看電視劇的媽媽,那完美的身材,那雙黑色超薄絲襪,被一群禽獸一般的男人蹂躪,她的櫻桃小嘴發出無助呻吟,該是怎樣一番景象,不知不覺間雞巴又撐起來小帳篷了。

「小亮,媽媽困了,我去洗漱了。你也早點睡。」

「媽媽……你……你真美……你一定要……要小心……要好好的……」本來我是想要提醒媽媽的,但是話到嘴邊,鬼使神差的沒有說出來。

「這孩子,怎麼了?怎麼說話沒頭沒腦的!」媽媽問道。

「沒……沒什麼……媽媽……你休息吧……晚安……我愛你。」

「傻孩子……我的寶貝兒子真是越來越可愛了!」

「媽媽……你……真的要小心保護自己啊。」

「好啦……不用擔心……我也愛你喲~ 」媽媽在我的額頭輕輕一吻,便去洗漱了。

我那時候已經能夠看見,幾個民工一樣的人,圍繞在媽媽周圍,假裝吸煙聊天,眼睛卻瞟著媽媽的黑絲高跟長腿,我甚至能感受到那種目光恨不能成為欲望的火焰,燒盡媽媽的衣裙,燒盡媽媽的骨肉,燒進媽媽的內心,讓她成為在他們胯下呻吟的母狗。

媽媽洗漱完畢後,在鋪上披上被子就沈沈的睡著了。而我也在忐忑不安中迷迷糊糊睡去。

入睡後不久,我就聽到一陣子窸窸窣窣的聲音,還有人小聲的說話。

「虎哥,真他媽賺,你別騙我,中鋪那小子是她兒子?這妞身段這麼好,起碼二十多歲啊,虎哥。」

「城裡騷逼都這樣,你懂啥。」

「虎哥,這妞身條子真正!這騷蹄子真他媽的長!」

媽媽似乎在迷迷糊糊中聽到他們的議論,睜開了眼睛「你……你們是誰!」媽媽在睡夢中聽到吵鬧,由於關了車廂,只看到幾個高大的身影圍繞在自己周圍。

「救……」還沒等媽媽反應後喊出來,巨大的身影舉起手中不知怎麼搞到的鈍器,只聽到「咚」的一聲,媽媽一句話都沒喊完,就軟軟地倒在床上「操你媽的黑驢子!叫你小點力氣!打昏就成,你他媽差點把這騷蹄子打死!」

「虎子哥,她差點就叫出來了。」

「得,暈了就行了。虎子哥,你也別怪黑驢子,這妞真雞巴騷,老子雞巴都硬的很鋼管子一樣了。」

幾個人圍著媽媽,我由於害怕,裝作睡著,他們回頭看了看,也沒把我怎麼樣,很快眼睛都關注在媽媽的身體上,眼睛直勾勾的盯著媽媽的美腿裙子,還有那雙大奶子。

睜眼偷看的我,突然發現,這個被他們叫做虎哥的,就是那天來我家修理下水管道,然後我請他擼我媽媽絲襪的男人,我認做「野爹」的男人!

在一瞬間的懵逼之後,變態的心理佔據了上風。

我腦海中想著當時他辱駡我媽媽的言辭,我敢說他回去之後一定意淫過媽媽無數次,把媽媽的絲襪撕爛,用滾燙堅硬的肉棒,狠狠插入媽媽嬌嫩的身體,猶如一根燒紅的烙鐵,蹂躪一朵鮮嫩的花朵。

這簡直……太刺激了!


「哥幾個,咱先嘗嘗鮮!」

「好嘞!」

三個人開始七手八腳的摸上了媽媽鮮嫩的軀體,連衣裙子從腿間,被慢慢掀開,露出了裡邊被黑色超薄絲襪與白色蕾絲內褲包裹著的私密花園。同樣被黑色絲襪包裹著的肥美的臀肉與纖細的黑絲腿相互輝映,S形的曲線即使在媽媽暈厥時候依然顯得端莊美豔。

周圍鋪位的人聽到下鋪窸窸窣窣的動靜,有個人探頭探腦的看過來,才看清是三個男人圍著一個女人,正意淫的時候,黑驢子發現了那個人,一個巴掌打到那個人腦門上。

「看你媽了個逼!哥幾個幫大哥照顧老婆呢,再看把你眼珠子挖出來信不!」

黑驢子一副有理的樣子,那人看著黑驢子一副兇神惡煞的閻王臉,趕緊嚇得轉過身繼續睡,他也知道這幾個人不像好人,不過管它呢,這年頭都是瞎子掰橘——各顧各,與其報警多一事讓這些人記恨打擊報復,不如少一事,再說了,這個女人帶個孩子,還穿著這麼風騷,被奸了也是活該,說不準她其實就是個妓女呢,就這樣想著,那人再沒回頭看過。

這些人的膽子就更大了,黑驢子轉回身,摸到媽媽細嫩的玉臂,他伸出滿是噁心口水的舌頭,舔著媽媽總是精心護理的嫩手,塗著粉色指甲油的指甲更顯得少女十足,舔弄完每一根手指之後,他把媽媽的手放進自己的褲襠裡,開始用媽媽的手給自己擼雞巴。

二蛋子則蹲下,上上下下用長著肉瘤字的鼻子把媽媽還未脫高跟鞋的一雙黑絲腿聞著,嗅著,感覺就像是電視上的惡狗在嗅著骨頭一樣,而他還時不時的伸出舌頭格則絲襪使勁舔弄著那雙超薄的絲襪,被口水沾濕的絲襪僅僅地貼在媽媽的腿部潔白無瑕的皮膚上,顯得如同洗過的白肉一般,使得更加激發了二蛋子的獸欲,他脫掉媽媽的高跟鞋,把媽媽粉色指甲油,嬌小剔透的小腳腳趾放在嘴裡舔弄著,如同品嘗美味一般用牙齒輕輕咀嚼著,又害怕弄破美麗的絲襪而小心翼翼。

而虎哥,也就是我那天認下的野爹,則抓住媽媽的馬尾狠狠聞了一邊,然後張開大嘴吻住了媽媽還塗著口紅的櫻桃小嘴,但是他肥厚的嘴唇讓我一度覺得像是要把媽媽的下半張臉吃進嘴裡一般,瘋狂吮吸著媽媽的舌頭,又把自己的口水送進媽媽的嘴裡,雙手則忍不住脫下連衣裙的兩邊肩帶,隔著粉色的文胸,粗糙的雙手開始玷汙媽媽的兩球肥嫩的乳房。

就算被這樣侮辱,媽媽也只能是剃光的毛的肥羊,躺在砧板上,任人魚肉……

黑驢子用媽媽的手讓雞巴硬的難受,所幸幫著虎哥,把媽媽的粉色蕾絲文胸扒到腰間,略有下垂但依舊肥嫩豐滿,雪白無瑕的奶子露了出來,黑驢子馬上開始揉弄著媽媽右半邊乳房,我在中鋪偷偷看才看清,原來媽媽的奶子白的這麼耀眼,而虎哥則是對著左半邊乳房又揉又掐,好像那不是女人的乳房,而是一團雪白的麵團,兩隻奶子被他們蹂躪著,舔弄著。

而二蛋子在舔完媽媽的腳,脫掉媽媽的高跟鞋放在一邊,然後脫掉自己的褲子,開始用媽媽的美腳給自己幾年沒戲的雞巴擼雞巴,雞巴上的汙垢與擼出來幹的精液不斷的粘在媽媽的黑絲腳上。

「虎哥,真雞巴騷!這妞的腳上輩子是妓女吧,比那個高中的婊子跟她婊子媽騷多了,哦……真……真雞巴爽!」說話間二蛋子的雞巴已經射了出來,滾燙的精液粘在媽媽的黑絲美腿上,以及嫩腳上。

「虎哥正忙著呢,看看你,真雞巴沒出息,這就射出來了?」

「驢哥,俺從小身子虛,你又不是不知道,俺出來前,俺娘給俺舔雞巴時候就這麼說了。」

「你的那個婊子娘,哪有這個妞帶勁!」

「那是!城裡的騷逼就是不一樣!要是早知城裡有這種仙女兒,俺們幾個早就出來了打工了,是不?」

「二蛋你這個說得對,就算俺們幾個沒賺到錢,奸幾個妞回去,豈不也是美?」

「少他媽廢話,這妞你現在不玩就滾一邊兒去!」虎哥玩夠了媽媽的奶子,開始騰出手,一步步往媽媽的下邊去,隔著同樣是粉色的蕾絲內衣,撫摸著媽媽的黑森林,還有那一道小穴。

「媽的,這婊子,已經開始流水了!哈哈哈哈!被打暈了還能流水!果然是個賤貨!我就跟你說過!城裡騷逼都他媽是婊子!都他媽欠操!沒一個好東西!」

「說的對!虎哥!城裡不過都是欠肏的爛貨……」

「咱們哥幾個,玩騷貨,那叫替天行道!哈哈!」

說著虎哥粗糙骯髒的手指開始不斷交替著抽插媽媽的肉縫,不知道是因為什麼,肉穴開始有嘰咕嘰咕的水聲了。

難道,媽媽的身體竟然對於這些下賤男人的侵犯本能性的有感覺了?

難不成,媽媽的身體其實很渴望被玩弄侵犯?

就在此時,媽媽口中發出一聲嚶嚀,長長睫毛顫抖著眼睛微張,似乎是有意識的醒來了。

「頭痛……啊!你……你們是誰!」媽媽看著眼前幾個陌生的男人,而自己的胸部似乎很冷,才反應過來自己的肥奶已經暴露在空氣中,而自己的下邊四處則就只有蕾絲內褲。

啪!還沒等媽媽再叫出來,野爹虎哥一巴掌狠狠地扇在媽媽的臉上!立馬就浮現出了巴掌手印!

「操你媽的婊子!敢背著我出去偷男人!」為了減輕周圍人的懷疑,虎子假心假意的竟然開始侮辱媽媽是他老婆!我其實注意到周圍在偷看這場活春宮的人不少,都探頭探腦,但是到現在沒有一個人站出來哪怕是報警或者出來阻攔一下,果然,在生殖器的欲望之下,一切道德都不復存在。

而媽媽明顯被打懵了,這時候,二蛋子湊到媽媽耳根,一邊舔著媽媽的脖頸,一邊說著。

「臭婊子別他媽不識相!給哥幾個伺候爽了!不然,看見中鋪你兒子了沒?老子把他丟鐵軌讓火車壓出腦漿子!信不信!」我自己聽見這話差點尿一床鋪,媽媽被嚇懵了,呆了一會兒,慢慢地閉上眼睛,兩行清麗的淚珠滾過細嫩的臉龐。

「求求你們……別……別傷害他……他還只是個孩子……」媽媽顫抖著說著,我看到媽媽這樣嬌柔,還一心保護我,內心五味陳雜。

「放心,小妞兒,只要你把我們哥幾個伺候舒服了,我們保證不碰你兒子!」

「就是,你們城裡小妞兒,條子這麼正,不就給男人肏的嘛,哥幾個保證你小妞也爽上天,哈哈哈……」一邊的黑驢子一邊羞辱著媽媽,一邊用手繼續玩弄著媽媽的絲襪腿。

「你們……不要動他……你們……卑鄙!下流!」一想到自己高傲一生,除了爸爸不曾看得起別的男人,更別提農村來的長相噁心的修理工,為爸爸守身如玉十幾載,如今卻要交到這些又醜又臭,下流無比的男人手上,媽媽不禁悲上心頭,眼淚流的更凶了,話說起來都顫抖。

「小妞,這就對咯……哈哈哈……告訴你小妞,只要你乖乖聽哥幾個的話,哥幾個用親媽姓名保證,俺們幾個雞巴都比你老公雞巴大!一定讓你這身條子爽上天!哈哈哈哈!」

「畜生……禽獸!你們……你們不是人!」媽媽哭著,試圖掙紮這即將到來的宿命。

「哈哈,虎哥,這妞性子還有點兒烈嘛!」

「裝什麼裝,城裡但凡長得漂亮的妞,都他媽是靠條子從那幫娘炮手裡換錢的,比咱們老家村裡最下賤的母狗都不如!」

「不愧是咱虎哥,看的就是透!」二蛋子一口又咬上了媽媽的肥嫩乳房,一邊又繼續說著。

「小妞你這身條子這麼正,一看就是給男人玩的雞,還當媽呢?誰知道你不是給人玩的雞?看你這騷逼,估計小時候你爹就用雞巴給你開光了吧!哈哈哈!」

「不……不是!不……你們……畜……嗚嗚嗚……」面對著野獸的侵犯與侮辱,媽媽嬌弱的掙紮毫無作用,梨花帶水般的嬌滴滴的樣子,更是激發了禽獸們血液裡的蹂躪欲望!還沒等媽媽說完,虎哥無恥地就已經把舌頭再一次塞進媽媽的口腔,瘋狂地深入,二蛋子的手輕輕撫摸著媽媽晶瑩無暇的玉背皮膚,一邊狠命吸吮著顫抖的乳頭。

「不……咕嚕……嗚嗚嗚……哼……」媽媽閉上一雙美目,但是眼淚還是止不住的流出來,想叫卻完全叫不出來,被噁心的男人的口器佔據了嘴裡的空間,完全說不出話發不出來聲音,腦海中卻不斷被提醒,她被一群噁心的民工輪奸了,肉體與心理上的雙重痛楚與屈辱的感覺衝擊著心和全身,唯一能做的不斷掙紮在野獸的眼裡,只是挑逗而已。

「城裡妞真他媽水靈……咕嚕……」虎哥把舌頭從媽媽口中收回來,拉出晶瑩的口水。然後把媽媽的一雙黑絲美腿拉得更開,隔著內褲與黑絲,湊上臉,而舌頭就這樣隔著絲襪舔動著。

媽媽暫態如同觸電一般,反彈了一下身軀,然後抖動著,一雙淚眼與長長的睫毛隨著舔弄抖動著,這是何等我見猶憐啊,原來媽媽女性的魅力是如此讓男人獸性激發……

「咕嚕……咕嚕」

「媽的,這騷貨已經開始流水了,還裝你媽勒個逼啊!」虎子粗糙的一巴掌狠狠拍在媽媽的小穴處,媽媽一陣抽動,完美的脖頸如同天鵝般彎曲著,被拍打的小穴竟然濺出一點點水花!

這時候,我才意識到,平日裡高高在上,愛著我與爸爸的媽媽,已經死了,已經一去不復返了,如今的這個女人,正在被一群數年不洗澡,渾身汙垢,連說話都充滿骯髒詞彙的男人,蹂躪著每一塊肌膚。

她的身體卻出水了,她回應了,她墮落了。

原來媽媽,是個被侵犯就會出水的女人。

這與她曾經看不起的妓女,婊子,被人上的公車,又有何區別?

原來媽媽,不過是個賤貨!

「給老子按住這娘們,老子的雞巴先爽爽!」說著,挺立著噁心的粗壯雞巴,慢慢靠近媽媽的下體。

「停……不要!你們……」媽媽又開始扭動自己跌身體。

「你們……要幹什麼!……走開……走開啊!」

「幹什麼?自然是用老子的雞巴,幹你啊!哈哈哈……幹穿你這個小騷娘們的小浪逼……」

說話間,只聽到嘶啦一聲,媽媽的連褲超薄黑絲被從中間撕裂,裡邊的蕾絲內褲也沒有倖免成為碎步,媽媽的小穴一張一合仿佛在呼吸一般。媽媽只能顫抖著眼睜睜的充滿恐懼,看著那根滾燙發熱的,漲硬如同鋼鐵,還戴著黑色汙垢尿垢,寵著血液的男性生殖器,殘忍無情的挺進了我那出生地一般聖潔的溫柔小穴!

「啊……疼!……不……」突如其來的漲硬感與撕裂一般的痛苦,閃電般占據了媽媽的大腦,痛苦地讓她向前挺著,這使得她的奶子更為突出,與脖頸出連成了一道完美的曲線。

「操你媽逼的這個!這婊子的小穴簡直是極品!」

然後拔出來,還沒等媽媽緩口氣,又狠狠地插入了進去!就這樣,虎子哥看上去佝僂的身影,卻在這一方面有著極為強大的腰力,每一下撞擊都讓媽媽的身子如同被電擊一般的顫抖。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媽媽痛苦不堪的哭叫並沒有喚醒這群野獸的憐憫之心,只看到這個男人如同打樁機一般不斷地加快頻率,狠命抽插著媽媽的小穴,對於媽媽近乎瘋狂的慘叫與肉體掙紮完全無視,滾燙的肉棒蹂躪著嬌嫩小穴的每一寸肌膚,並且向著陰道發起衝擊,小穴肉壁上的嫩肉由於滿是汙垢的雞巴而摩擦力大大增加,變得紅腫,並且隨著侵犯的雞巴,被拉出去,在被插進來,每一下都向著子宮,我的出生地發起進攻。

「嗷嗷……啊……啊……疼……不……不行啊!……啊……輕點……疼……輕點啊……啊……」比起媽媽的痛苦,我甚至覺得她是在享受其中,難道,他真的是個蕩婦嗎?

由於媽媽被肏的死去活來,因而導致媽媽緊繃著全身的肌肉,雙手不自覺的用力,而一隻手手被強迫跟另一個人擼雞巴,突然的捏緊導致讓那個人猝不及防,射了出來,白色參雜著尿液的粘液沾了滿手都是。

「這豬狗不如的蕩婦!老子今天玩死你!」黑驢子瘋了一般,把噁心的滿是液體的雞巴不顧媽媽還在被抽插的痛苦,狠狠塞進媽媽的嘴裡。

「給老子弄乾淨!」

「嗚嗚……啊……呃呃……咕嚕……」媽媽由於下身的快感與痛苦,嘴又被突如其來的噁心物堵住,完全說不出話。

啪嘰……啪嘰……啪嘰……

我敢說,當時半個車廂都能聽到媽媽被蹂躪的聲音,但是他們都選擇了沈默,女人在被窩裡詛咒這個身材遠比她們好,但是打擾她們睡覺的女人,而男人則只能躲在被窩裡,意淫著被侵犯的女人是自己……

「操你媽逼操你媽逼!」在狠狠蹂躪了媽媽小穴將近半個小時,抽插了不下數百下之後,滾燙的白色液體狠狠射進了媽媽的小穴!

「啊啊啊啊……好燙……不行啊!……啊啊啊……燙!不要!……」此時此刻的媽媽被糟蹋著披散著頭髮,全身疼痛,一雙奶子還在另個流氓手上被揉捏著,性感的蕾絲文胸掛在腰間,被從中間撕開的超薄黑色絲襪貼在皮膚上,沾滿了黃色或者白色的粘液。嬌嫩的臉龐上的手指印依然清晰可見。淚水不斷地清洗著已經被玷汙的臉龐。

「來,騷貨,張嘴……」這時候虎子拿出幾粒藥丸你,一隻手托著媽媽的下巴,強迫她張開嘴,媽媽由於剛才的掙紮已經耗盡了體力,只能認人擺佈著被打開貝齒,強行被塞進了那幾粒藥丸。然後虎子抓過媽媽頭髮,把媽媽的腦袋靠近他的腰間,把雞巴有一次插入媽媽的小嘴。媽媽想要用力咬然她吃苦頭,但是因為用力過度媽媽身上連下口咬的力氣都沒了,媽媽的舌頭無法躲避只能舔在那人雞巴上,如同給雞巴做清理按摩一樣,她又溫熱又嬌嫩又潮濕的粉舌使他非常享受,虎子得意地在媽媽的小嘴裡抽插起來,很快就又一次在媽媽的嘴裡射了精,我清楚滴看到一些精液從媽媽嘴角溢了出來。

「小妞,藥沒咽下去,還沒完呢。」在媽媽嘴裡射完的他沒有急著拔出雞巴,然後我就仿佛聽見了流水聲,媽媽使勁用一雙無力的玉臂拍打著這個男人的身軀試圖擺脫什麼。然後我就看到媽媽的喉嚨蠕動著似乎被強迫吞咽著什麼。嘴角流出黃色的液體。原來射完的虎子怕給媽媽塞得藥沒有吞下去,強行尿在了媽媽嘴裡!

再確認媽媽被強迫喝下大部分尿液之後,這個人才從媽媽的嘴裡拔出雞巴,上邊除了尿液,還有媽媽的口水津液。

被玩弄完的媽媽失聲痛哭著。

「媽的,這婊子真吵!」說著,二蛋子抓起媽媽被撕爛的內褲,,擦了擦自己的雞巴,然後揉成一團塞進媽媽的嘴裡。

「騷屄,老子告訴你,老子早就玩過你的絲襪了!托你兒子的福!」說著,黑驢子把我從中鋪拉到地上,媽媽與我眼神交匯,完全不相信那個人口中說的話。

說著,虎子從兜裡掏出來,媽媽才看到那雙丟失的超薄灰色絲襪!這雙絲襪上邊早已是精液與尿跡斑斑。

媽媽張大著眼睛,一雙丹鳳眼,滿是絕望,她才意識到,她最疼愛的兒子,最疼愛的親人,竟然一直在垂涎她的肉體!甚至今天晚上被蹂躪,她也懷疑是我在策劃!

「媽媽……不……聽我說……我不知道他們上這輛火車!」但是媽媽眼中除了絕望,還有鄙視,我知道,媽媽根本不相信我……

「哈哈哈哈!」虎子哥享受著我與媽媽尷尬場景帶來的羞辱感覺。然後把那雙灰色絲襪套在媽媽的頭上,讓媽媽的腦袋看上去像個鵝蛋一樣。

「哈哈哈哈!虎子哥就是會玩!」

媽媽被他們強行吃了藥,灌了尿液把藥吞了下去,然後被用自己的內褲堵住嘴後,套上了絲襪,媽媽想吐都吐不出來。

「咋樣,兒子,爽不爽?」

我跪在地上,顫抖著點頭,反正媽媽已經不相信我,我反而放開了。

「二蛋子,這藥這會還是一樣嗎?」

「哎,虎子哥,放心,這次的藥是給畜生吃的,本來是給母豬配種時候用的,本來一粒就夠,剛才你給她吃了好幾粒,這下,這妞未來幾天都得滿腦子想男人了,哈哈哈哈!」

「媽的。恩來就是母豬嘛!」

說著,虎子一腳把我踹翻在一邊,一下子把媽媽扛起來,幾個人走進了他們原本的那個民工車廂。

「兄弟們!這個妞是個雞!今晚上請你們的!到站前都是你們的!」

然後,只聽見那車廂,一陣人聲沸騰。我甚至難以想像,媽媽會被那群人,怎樣蹂躪。而媽媽,我可憐的媽媽只能模糊地呻吟著,在絲襪頭套,流著眼淚,承受著這五十多個人的暴虐蹂躪。

「廢物,你他媽就自己在鋪上擼吧!」虎子把我關在車廂外,我只能像條狗一樣趴在門上的玻璃窗前,透過玻璃看著那些噁心的人,一個個把褲子脫下來,媽媽本來引以為傲散發著香味的頭髮像狗鏈子一樣,被人牽著走來走去,用嬌嫩的美肉滿足著一個又一個禽獸。

「媽了個逼的,老子一輩子都沒操過這樣的騷逼!」

「城裡的妞就是他媽的水靈!」

「這雙騷蹄子真他媽操爛了都喜歡!跟天上仙女兒一樣……」

「對啊,城裡的妓女要是都是這麼爽,怪不得他媽的一個個都往城裡去。」

「聽說這是個孩子的娘?看這騷逼的樣子,連親爹是誰都不知道吧!」

「哈哈哈哈!誰知道是不是被哪個野男人幹出來的野種呢。」

「這種母狗,咱就應該讓她給咱生孩子!」

「對!一人一個!」

「生的男的流了!生女的養大了繼續肏!」

「哈哈哈哈哈哈……」

除了分不清是慘叫還是呻吟的媽媽的聲音,她幾乎完全無法做出任何反抗,她被從一個男人的胯下撕扯到另一個男人的雞巴之下,一個又一個雞巴肆虐抽插媽媽的陰道,媽媽在痛苦中暈了過去……

在經歷了整整一夜的痛苦折磨後,第二天五點多的時間,在一個小山城一樣的破舊車站。這群人下了車,同時還把我跟我媽也帶下了車,由於一晚上的折磨與疲勞,我們很快在農用拖拉機上暈厥過去……

醒來之後,我發現我被扒光了衣服,被關在一個類似監獄的隔間,而媽媽則被綁在隔間外邊一個鋼管組成的架子上,呈「大」字型,絲襪頭套沒有被摘下來,媽媽困難地呼吸著,同時我能從若隱若現的嗚嗚嗚聲音中聽出來,媽媽一定是在咒駡我的出賣,我的不孝,我做的喪盡天良的事情。

遠處,我的野爹,也就是虎子,帶著幾個或是膀大腰圓,兇神惡煞的人,野爹進來把媽媽頭上的絲襪與嘴裡被塞了不知多久的內褲拿掉。內褲早就被媽媽的收水沾濕,他那過來舔了舔,然後給了旁邊一個人,那人拿到就塞進了褲襠,媽媽咳嗽了半天,換換抬起披散頭髮的俏臉,環視了一遍周圍,看了看,然後用鄙夷的眼光掃過我所在的隔間。

「咳咳……放……放過我……你們已經……放我走啊……」

「才一個晚上,老子們費力把你帶到這裡。你他媽就想走?」

「你們……畜生……你們不是人……你們豬狗不如!會遭報應的!」媽媽說話依然帶著哭腔。

「哈哈!實話告訴你,這裡是老子奮戰過的礦井!出了事以後就廢棄了!現在給你們當監獄,剛好!哈哈哈哈!你就是老子的慰安婦!」

「你們……你們不得好死!」媽媽滿眼的怨恨。

「大哥,這婊子不老實,我來教訓他!」說著,黑驢子從那幾個大漢中鑽出來,手裡拿著一條粗壯的鞭子,上邊是如同荊棘一樣的尖刺。

「這可是老子趕豬趕牛用的,你要是不做我們的婊子,就吃苦頭吧!」

媽媽看到了鞭子,嚇得渾身發抖,但是還是狠狠地搖了搖頭。

「啪!」清脆的一聲,伴隨著媽媽的慘叫,媽媽掛著黑色破絲襪的大腿上馬上一道清晰的鞭痕,我甚至清楚的看到鮮血的顏色!

「你們城裡的婊子,就是他媽的欠收拾!欠管教!」

「啪!」又是一下!這一次是媽媽白嫩的奶子!敏感地帶被鞭子無情的打出一道血紅的傷痕!媽媽再也忍不住,哭泣著,哀嚎著。

「啪!啪!啪!」鞭打越來越快,在大改一個小時候,媽媽的白嫩身體上,佈滿了密密麻麻的血色鞭痕!,從前胸到後背,從臉龐到腳背,血色的鞭痕無一例外的給媽媽刻下了恥辱的印記,而媽媽則早就被活活疼暈了過去。而在媽媽暈過去的時候,這群大漢則又一次開始侵犯媽媽的身體。

就這樣,在這幾天裡,媽媽被他們鞭打,玩弄,侵犯,沒有一次媽媽醒來迎接著她的不是男人的精液與尿液,他們換著花樣給媽媽穿上各種各樣的絲襪,然後再狠狠撕開,我知道,他們很享受這樣撕爛的過程,猶如把天國的仙女拉墜地獄一樣的快感。

「轟隆隆!」我聽到發動機馬達的聲音,我才反映到,這群歹徒喪心病狂遠遠超過我的想像,那是黑驢子,手持一把電鋸,向著媽媽走來。

暈厥中的媽媽滿眼全是恐懼,尖叫著,恐懼著。

「求求們……求……求求你們……別……不要傷害……不要傷害我……嗚嗚嗚……我不想死……」

「騷逼,要怪就怪你太水靈吧!哈哈哈哈!」

說著,電鋸轟鳴著,一步步慢慢向著媽媽的一雙美麗無瑕的玉臂靠近著,還沒碰到媽媽,媽媽就已經被嚇得失禁了,尿液從媽媽滿是精液的小穴流了出來,沾濕了破碎的絲襪美腿。

「哈哈,這騷逼,嚇得尿了!哈哈哈!」

「黑驢子,別停!繼續!說不準這是個婊子養的騷逼流水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疼死啦!————」這個女人瘋狂叫著,同時還有黑驢子虎子喪心病狂的狂笑聲,鮮血飛濺,雪白的玉臂就這樣在血紅色的轟鳴中離開了媽媽的身體,媽媽瘋狂地慘叫著抖動著身體,但是毫無用處。

就這樣,她們用電鋸,鋸掉了媽媽的一雙玉臂,而被吊起來的媽媽,失去了一雙玉臂如同那斷臂的維納斯雕像一般,散發著一種淒美病態的美麗。

「大哥,這妞還能幹什麼?」

「這雙騷蹄子不錯,剁了喂狗!」

被活活疼的暈過去的媽媽完全聽不到他們的討論,二蛋子走過來,往媽媽雙肩上的傷口撒了一把鹽,媽媽又被活活疼醒。

他們把媽媽的身體放在一個傳送帶上,綁緊了上半身與一雙骯髒卻依然散發著美麗的絲襪腿。

而失去雙手的媽媽,則只能眼睜睜看著自己的身體,一步步離絞肉機越來越近。媽媽疲倦地無奈地叫著,但是毫無用處。

「轟隆隆——」巨大的聲音如同地獄發出來的一樣,我親眼見證著我親愛的美麗的媽媽,穿著人生最後一雙絲襪,被絞肉機吞噬了雙腿,破碎的絲襪伴隨著更多的脂肪,血沫,碎肉,骨渣,從絞肉機另一端出來,媽媽看著自己引以為傲,讓無數男人傾倒的雙腿,變成了狗食,而這一切,竟然是她愛了十幾年的親生兒子所導致的!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媽媽不斷地發出非人一般的慘叫哀嚎,如同對這個世界不公的待遇的哭訴,慢慢地。聲音越來越小……越來越小……

當媽媽這個大腿都被沒入絞肉機,他們關停了機器,然後,虎子一斧頭把媽媽的腦袋砍了下來,把已經失去了手臂與大腿的屍身,扔進了狗籠,幾隻惡狗立刻開始搶食……

「大哥,都處理乾淨了。」「得,到時候用咱們之前那點炸藥,炸了這個地方。」

「行。晚上就執行。」

「搞定之後,咱們換個城市,天下漂亮妞多得是!死不了,咱就玩到死!」

「好嘞……」

我聽那些人漸漸遠去,自己像條狗一樣,趴在監牢裡,等待著自己應得的死期來臨……


站点申明:我们立足于美国,对全球华人服务,受美国法律保护。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建立镜像。

男人宫廷 警告!如果您未满18岁或被误导来到这里,请立即离开!